筆趣閣 > 重生汽車王國 > 0109章 和解

0109章 和解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來的人周景明與何穎卿都認識,正是上次何應尋跟吳天哥打架的時候,那個去圖書館報信的工人。

    “大尋又跟別人打架了嗎?”何穎卿下意識的就有這樣的想法,否則何應尋能出什么事?

    “你快說,到底怎么回事?”周景明也連忙問道。早上出門的時候何應尋還好好的,這才過了多久,能有什么事?

    “咱們廠煉鋼車間的進氣管道壓力突然增大,很有可能出現爆炸情況,其他的人都已經撤離了,但是大尋他還在里面進行搶修,就是不肯出來。”那名工人急忙說道。

    周景明心里一緊,上周設備檢修的時候,何應尋就發現了這樣的情況,當時也是因為這個才和吳天哥起的沖突,沒想到還沒來得及維修,居然這么快就出現故障了。

    “你說什么?又是煉鋼車間?”何穎卿只覺得眼前一黑,身體搖晃著就要跌倒,當年她的父親可不就是因為搶修設備而犧牲的,難不成這樣的事故,今天還要重演?

    周景明早就察覺到了何穎卿的異常,連忙一把扶住她,“你先別急,我馬上就回去看看,肯定不會有事的。”

    “求你了,一定要救大尋出來,我只有他這么一個弟弟了,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向故去的爸媽交代?”何穎卿抓住周景明的右手,聲音帶著哭腔說道。

    長這么大以來,何穎卿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害怕過。

    周景明努力讓自己不要驚慌,他現在就是何穎卿的主心骨,也是她唯一可以依賴的人,如果連他都慌了,那何穎卿豈不是更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你先別急啊!我現在就回去,你聽我說,一會兒你千萬不要慌,自己先回到廠區,我先騎車回去,千萬不要著急。”就是這簡單的幾句話,愣是把周景明說的口干舌燥。

    很顯然,周景明自己也有點慌了。

    “嗯!你趕緊先回去,不用管我。”何穎卿不斷的點著頭,臉上的慌張一覽無遺,她現在真的是六神無主了。

    電影是看不成了,周景明不敢耽擱,看了一眼何穎卿之后,便和那個工人分別騎上車,朝著廠區駛去。

    而此時的煉鋼車間門口,已經站滿了前來圍觀的人,此刻還在廠區內的所有領導,包括廠長徐廣祿、總裝車間主任趙柯等人,全都來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上周不是剛進行設備檢修嗎?為什么還會出現現在的情況!”徐廣祿陰沉著臉,上一次何應尋父親出事的那次事故,他是親身經歷過的,如今在自己的任期內,竟然還會有這樣的事情出現,他怎能不急?

    “上次檢修的時候,大尋就發現了這里設備的不正常,以前也有這樣的情況,也跟當時的吳科長匯報過了,但是吳科長從來就沒有放在心上,再加上這里逐漸要被棄用,所以這里一直就沒有維修過,我剛準備著手處理這里的事情,誰知道這么快就……哎!”

    新上任的維修科科長都快哭了,好不容易升官了,誰想到沒幾天就遇到了這樣的事情,這不是要斷送他的職業生涯嘛!

    “又是吳天哥!簡直荒謬!”徐廣祿氣的渾身發抖,“何應尋在里面怎么還出來?”

    “大尋說他要把設備維修好再出來。”

    “這不胡鬧嗎!設備沒了,大不了再買,他人要是沒了,我怎么跟何老先生交代?”徐廣祿急的直跺腳。

    “我跟他說了,可他就是不出來。”

    “我去把他叫出來。”徐廣祿等不急了,直接就要往里面走。

    “廠長,這可不行,里面隨時都有爆炸的可能,你不能進去。”趙柯連忙上前攔著他說道。

    其余的人見狀,也是紛紛勸說,就是不讓徐廣祿進去。

    在眾人攔著徐廣祿的同時,一路狂踩踏板的周景明,也是終于趕了回來,一把丟下自行車之后,周景明急忙跑到徐廣祿他們跟前,“現在里面是什么情況?”

    “設備很有爆炸的可能,其余的人都已經從里面撤離了,只有大尋還在里面。”趙柯見周景明回來了,不知怎么的懸著的心稍稍就有些放寬了。

    周景明喘著粗氣,大腦在飛速的運轉,“廠長,師兄,趕緊讓圍觀的人群撤離到安全地帶,真要爆炸的話,沖擊波會對人群造成很大的傷害,現在不是看戲的時候。”

    說完,周景明直接就要往里面沖。

    趙柯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他,“你要干嘛!你瘋了不成?”

    “師兄,我來不及跟你解釋,但是大尋還在里面,我不能就這么不管,放心吧,我心里有數,你趕緊幫忙疏散群眾。”說著,周景明一把掙脫趙柯的右手,然后在眾人的驚呼中沖進了車間。

    看著背影已經消失的周景明,趙柯一番天人交戰,“廠長,來不及了,趕緊讓大家先疏散吧。”

    而此時,手里面拿著工具在不停的做著維修嘗試的何應尋,臉上卻格外的平靜,最初的時候,看著所有人都拼了命似的往外跑,何應尋也不是沒想過和他們一起往外跑的,真要跑的話,他肯定是第一個跑出去。

    但是當他準備撒腿就跑的時候,腦海中突然就想到了父親的音容笑貌,然后鬼使神差的就留了下來,不管別人怎么勸說,他就是沒走。

    管道中的壓力越來越大,隨時都有爆炸的可能,現在往外跑,一切還來得及,但是何應尋卻沒有絲毫要跑的意思,不僅如此,此時他竟然還有心思去想以前的事情。

    剛跟著父親來到這里的時候,轎車廠才建好沒多久,一切百廢待興,父親幾乎一整天都撲在了設備的調試上,根本沒時間管自己,何應尋就只能一個人玩。那個時候哪有什么玩具,家里面最多的,就是各種維修工具,于是何應尋就拿著這些工具,當做玩具自娛自樂起來。

    這樣一想,何應尋跟設備維修,還是挺有緣的。

    “老頭子,我這輩子最恨你的就是當初拋下我跟我姐,一個人留在車間不肯出來,害的我們成了孤兒。但是不知道為什么,今天我遇到了和你當時一樣的選擇,我居然做了跟你一樣的選擇,你說奇不奇怪?”

    何應尋突然有些自嘲的笑道。一直到現在,他才能理解,父親當年做出留下來的決定,心中肯定是非常痛苦的吧。

    “爸,這么多年來,其實我真的很想你呢。就算是為了你,我今天也不能丟下這批設備不管,否則多丟你的臉呀。”

    。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