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汽車王國 > 0100章 誰道女子不如郎

0100章 誰道女子不如郎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周景明拿起手帕看了看,忍不住又想起了那天遇到溫竹青的場景,究竟是多大的勇氣,才讓一個女孩子鼓起這么大的勇氣,一個人在申城這個大都市中奮斗著。

    又是怎樣的毅力,使得她面對那么多暗示意味極強的污言穢語,還能夠保持最基本的笑容呢?

    周景明想不明白。

    但是他覺得,像溫竹青這樣的女子,敢于在改革開放的浪潮中邁出堅決的一步,哪怕只是一小步,就已經把很多男人甩在后面了。

    在周景明認識的女生中,溫竹青與何穎卿,實際上是兩個完全相反的性格,一個嫵媚,一個清純;一個不拘一格、個性鮮明,一個溫婉淑雅、溫良恭儉。

    談不上哪種性格更好,周景明只是覺得這兩個女孩,應該代表了當時中國女性的兩種類型,都是這個時代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好像溫姐也是在申城做服裝銷售的生意吧。”周景明記得那天,溫竹青好像把她的住址給了自己,既然這次進城,就順便去看看她,剛好也能夠把這個手帕還給她。

    想到這里,周景明連忙把包拿了過來,在里面找了一陣子,終于還是找到了溫竹青留給自己的那張紙條。

    跟何應尋給自己的地址稍作比對,周景明就發現,這兩個地址離得還挺近的,想來那一片,應該都是搞服裝銷售的吧。

    敲定了主意之后,周景明就把手帕重新疊好,然后整齊地放進包里面,以防自己明天早上會忘記帶著。

    “想什么呢?對著包發什么呆呀。”見周景明一直沒說話,何應尋好奇的問道。

    “沒什么。”周景明笑了笑,“對了大尋,你們明后兩天檢修的設備,主要是哪一方面的?”

    一般來說,正規的大型制造企業,每年都會對廠區內的設備進行定期檢修的,這樣做既是為了保證生產的安全與穩定,也是為了延長設備的使用壽命,發現問題的話,可以及時得到維修。

    不過有些設備的檢修需要車間停線才能進行,這樣一來就會影響生產,所以一般來說,年中的檢修都會選擇在周六周日,而年末的檢修則會在過年放假那段時間進行。

    “你說這次檢修啊?”何應尋躺在床上,舒服的伸展了一下手腳,“聽說好像是對全廠的進氣設備進行大排查。”

    “進氣設備?你說的是像總裝車間那樣的空氣壓縮設備嗎?這些有什么需要檢查的,我看車間的供氣量很足啊。”周景明好奇地問道。

    “也不單單是這些。沖壓車間那邊有不少鐵制件,是需要我們自己回爐再造的,所以我們廠區也有一套自己的高爐煉鋼設備,不過這套設備都是一些陳舊落后的淘汰品,尤其是供氣設備,管路嚴重老化,我提過好幾次,希望廠里面進行更換,但是我那個領導,估計也一直沒有上報,所以一直就拖著了。”

    何應尋說到這里,突然嘆了口氣,“我們家老頭子,也就是我爸,當年就是因為搶修高爐設備,天然氣進氣壓力突然增大,造成了嚴重爆炸,其他人都已經提前撤離了,就他一個人還傻乎乎的留在里面,后來就再也沒有出來過。”

    宿舍里的氛圍突然就沉重起來,何應尋腦袋枕著雙手,看著屋頂,沉默的一句話也不說。周景明想安慰一下他,卻又不知道該怎么說。

    最終,周景明只是拍了拍何應尋的腿,“我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但是叔叔既然已經不在了,那你就好好地活著,別再讓你姐擔心了。”

    “小明,你說我爸這樣做值嗎?他傻不傻?”何應尋還是望著屋頂,兩眼無神的問道。

    “反正我要是遇到那種情況,肯定第一個就跑了,我管它這是不是國家的財產呢,首先要保證我活著不是?設備沒了可以再買,人沒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沒了。”

    只不過周景明還沒來得及說話,何應尋卻是嗤笑一聲,自顧自的說道。

    周景明無言以對,何應尋說的一點都沒錯,人沒了,就真的什么都沒了,所以說,活著真好啊!

    但是如果換了他遇到這種情況,又該作何選擇?

    周景明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么想。

    “嗨!跟你說這些干嘛,都是些過去的陳年往事了。明天你要是實在挑不出好的衣服,你就等等,我反正不是有夜班嘛,抽空找個白天我幫你去買。”很快的,何應尋又一個鯉魚翻身,臉上也恢復了之前的神情。

    既然何應尋都不糾結這件事了,周景明干脆也不去想這樣的問題,“行。我明天先去看看,不行的話再叫你幫我。”

    翌日。

    吃完早飯之后,周景明便搭上了最早的一班公交車,來到了申城市區。早點去,也能早點回來。

    因為溫竹青的住址跟何應尋給自己的地址離的很近,周景明就干脆先往溫竹青那里去了,將手帕還給她,順便看看她,之后再去買衣服,也不遲。

    一連換了三趟公交,加起來走了快有兩里路,周景明才算找到溫竹青給的地址。遠遠看去,那一排全都是賣衣服的店鋪,各種正式的、流行的衣褲,都能看到在售賣。

    周景明一家一家的尋找著,終于在自己右前方看到了溫竹青給自己的門牌號,周景明剛欲往里走近,卻發現,溫竹青的店鋪里,居然還有一名中年男子,而那個男子的身上,穿的竟然還是上汽轎車廠的工作服!

    透過玻璃,周景明隱約看到,溫竹青就坐在那名男子的邊上,一邊給他倒水一邊陪著笑臉,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么。

    倒是那名男子的手,卻時不時地往溫竹青跟前伸,溫竹青也只能邊躲邊陪著笑。

    “楊哥,我跟您說的事,您看怎么樣?”

    “小溫啊!”楊軍虎一下子湊近她,輕輕地嗅了嗅鼻子,“你也不是不知道,咱們廠的廠服,多少人都想承包,我不能因為你一句話,就把這么大的生意給你吧。”

    說著,楊軍虎的右手,悄悄地放在了溫竹青左手上面,在上面來回的摩挲著。

    溫竹青身體一僵,下意識的就要往回縮,卻被楊軍虎一把抓住,“廠服承包給你,也不是不行。價錢也好商量,但是你看,我把這么大一筆生意給你了,你是不是,也得好好地回報我一下?”

    說著,楊軍虎整個人便朝著溫竹青撲了過去,臉上帶著猥瑣的笑容。

    “楊哥你別這樣,再這樣我就叫人了!”溫竹青嚇壞了,只能一邊往后躲,一邊惶恐的說道。

    只聽得“啊”的一聲慘叫,楊軍虎捂著手停了下來,臉上也變得猙獰起來,“當婊子還他么立牌坊?你裝什么裝!老子今天把話撂這兒了,不陪老子睡,我們廠的生意,你想都別想!”

    說著,楊軍虎還覺得不解氣,拿起桌子上的那杯茶,直接就灑在了溫竹青的臉上,而后狠狠地推開門,揚長而去。

    。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