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汽車王國 > 0086章 返工返修

0086章 返工返修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小周,什么情況?”見周景明二話不說就往車間里跑,一頭霧水的趙柯忍不住問道。

    “師兄,你們先在這里等著,我馬上就回來。”周景明頭也不回的說道。

    “主任,那我們現在怎么辦?”老黃看了看飛速奔跑的周景明,又看了看趙柯,他現在也是沒招了。

    “小周應該是找出問題的原因了。在這里等著也不是事,走,咱們一起跟上去看看。”說著,趙柯便帶頭朝車間走去。

    老黃與陳玉忠兩個人也只好跟在趙柯身后,一起朝著車間走去。

    周景明跑到車間以后,直接奔著荀友亮那一組而去,真要是自己猜想的那樣,周五那天下線的車輛全都少裝一個緩沖塊,那就真的麻煩了。

    “老弟,急急忙忙的,干嘛呢?”荀友亮看到飛奔而來的周景明,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亮子,裝緩沖塊的喬梁人呢?”周景明看了一圈,并沒有發現喬梁在那里,抓住荀友亮的手就問道。

    荀友亮眉頭一皺,心里有股不好的預感,“他去抽煙了,怎么了,他又惹什么麻煩了?”

    “暫時還不敢斷定,等到他來了我再問他。”周景明抹了抹臉上的汗水,“對了亮子,你這幾天是不是都在車間里?”

    荀友亮那天答應過自己會看好喬梁的,如果荀友亮一直注意這件事的話,出現批次漏裝的可能性就會很小,很可能是喬梁真的是忘記了一輛車,真要是這樣的話,問題就好多了。

    “你是說上周吧,我肯定都在車間啊。”荀友亮努力想了想,隨即又立馬補充道,“不過周五那天,我家里有點事,上午九點就回去了,然后就沒有來過,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荀友亮最后幾句話讓周景明如墜冰窟,還真是怕什么來什么!

    如果荀友亮不在的話,那出現批次質量問題的概率,就會大大提高了。實際上那天,周景明就已經發現喬梁對自己意見很大了,從他說話的態度就能看得出,但是當時周景明也沒放在心上,再者說又有荀友亮在,他覺得出不了什么簍子。

    但是現在看來,這個喬梁問題大了去了!

    “亮子,喬梁這個人你了解嗎?他是個什么樣的人?”在沒有查明真相之前,周景明并不想妄下定論。

    “你說小喬啊?挺好的一個孩子啊,除了有點眼高手低……我去,這小子不會又漏裝緩沖塊了吧!”荀友亮也一下子想到這種可能,立馬瞪大眼睛問道。

    “可靠性試驗那邊發現周五抽查的一輛車子,出現了后板簧動態干涉的問題,我剛剛看了下,就是少裝一個緩沖塊引起的。這還不是最嚴重的問題,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不止那一輛車少裝了,我擔心你走之后,剩余所有的車輛,喬梁都只裝了一個緩沖塊!”

    周景明現在真的是心急如焚,感覺頭都大了。

    “這小子沒這么大膽吧。”荀友亮的語氣也變得不確定起來。他忽然想起來,鄭衛國在食堂鬧事那天午飯后,喬梁突然問自己的幾個問題,以及那天他對周景明的態度,這幾件事串起來,荀友亮會發現,這個喬梁似乎對周景明怨恨已久。

    而這個時候,抽完煙回來的喬梁,也是一眼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周景明,心中立馬莫名的緊張起來,但他還是鼓起勇氣朝這邊走了過來。

    “喬梁,你快點過來,有話問你。”荀友亮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連忙沖著他喊道。

    “喬梁,我問你,周五底盤下線的那批車子,你是不是只裝了一個緩沖塊?”喬梁走近之后,周景明沒有繞彎子,直截了當的問道。

    喬梁只是看了周景明一眼,沒有說話。

    “問你話呢!你他媽聾了還是啞巴了?”荀友亮急了,忍不住爆了粗口,以他對喬梁的了解,這件事基本上是板上釘釘的了。

    “以前都是裝一個,現在為什么要裝兩個?”喬梁瞪大眼,看周周景明問道。

    這句話已經是承認那天的車子都是裝一個緩沖塊了。

    周景明強壓住心中的怒火,換做是前世的自己,周景明早就摔東西罵人了。

    “之前的緩沖塊裝一個,問題確實不是很大,但問題是,現在的緩沖塊,已經變薄了,它不是以前的那個緩沖塊了,這個你難道不知道嗎?”

    “既然問題不大,那你為什么要改動,是不是意味著你編寫的工藝實際上問題也很多?”喬梁不依不饒,繼續問道。

    周景明已經在爆發的邊緣了,“我問你,你知道緩沖塊的作用是什么嗎?”

    喬梁臉色一愣,這些東西正是他所欠缺的,所以趙柯才讓他多在車間學習一下,好為他日后轉為技術員做準備。

    周景明無奈的苦笑一聲,“看樣子你不懂,那我告訴你。他最大的作用就是限制懸架,也就是后板簧的最大行程,防止板簧直接撞擊在車架上。懸架最大行程過大,危害就在于會縮短懸架的使用壽命,尤其是在復雜路況上的時候,板簧上下來回晃動,時間一久,達到材料的疲勞強度,它最終的結果就是板簧斷裂!”

    “你知道板簧斷裂的后果是什么嗎?”周景明越說越激動,聲音也忍不住提高了,“那就是整個懸架系統失去功能!那可是懸架,一輛車連懸架都不工作了,還能坐人嗎?”

    “但是……但是我們之前裝一個,也沒有問題啊!”喬梁開始害怕了,說話的聲音也變得顫抖起來。

    “之前裝一個緩沖塊,高度不夠,懸架最大行程也很大,所以我們的車子,使用壽命一直不是很長,最多五年,板簧就會出現問題,時間越久,板簧斷裂的風險就越大!這些你只是不知道而已,不代表它是沒有問題的!所以我才會在工藝中提出增加緩沖塊高度這一項!”

    喬梁的身體在隱隱發抖,臉色也開始變得不自在,周景明已經說得夠清楚了,他在技校里,也是接觸過這些知識的。

    “說吧,總共多少輛少裝緩沖塊的。”周景明忽然覺得很累,聲音也變小起來。

    “十……十七輛。”喬梁低著頭回答道。

    “喬梁”周景明閉上眼睛,而后又慢慢睜開,“你知不知道,光憑這個,我是可以直接開除你的。而且趙主任和廠長都不會說一個不字。”

    “但是我不會這么做。人都會犯錯,也都要為自己犯的錯負責。”周景明嘆了口氣,又看向了荀友亮,“亮子,看看有多少已經套合從總裝下線了,還有幾輛依舊在總裝線上,把這13輛車全都找到,全部返工返修。”

    。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