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汽車王國 > 0034章 唇槍舌劍

0034章 唇槍舌劍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事情的緣由我就不多說了,相信大家應該都知道了。今天召開這次技術研討會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驗證一下小趙提出來的解決摩擦片燒毀問題的方案是否可行。”

    徐廣祿頓了頓,然后看向趙柯,“小趙,簡單陳述一下你們的具體方案和思路吧。”

    趙柯站起來,整理好衣服,看了一眼下方的技術員,“各位同事,咱們廠生產的申城牌小轎車,屢次出現拋錨問題,引起拋錨的原因,相信我們應該達成了共識,那就是摩擦片燒毀導致的,這一點大家不否認吧。”

    眾人點頭。關于這一點,現在確實已經是所有人都認同的了,并不存在什么異議。

    “關于是什么導致了摩擦片的燒毀,之前我們的確是存在誤解,認為這只是摩擦片自身的問題,但是實驗過后才發現這樣的方案是不對的。后來我們轉變了思路,從整體來看待這個問題,這才有了現在新的方案。”

    趙柯頓了頓,而后繼續說道,“通過理論推導,我們發現是離合器的設計結構不合理,所以才導致了摩擦片極易被燒毀。眾所周知,咱們廠生產的汽車,使用的離合器結構是雙片離合器,而雙片離合器最大的弊端就在于散熱條件差,特別容易引起摩擦片的燒毀!”

    “等一下!我有個問題。”

    趙柯話音剛落,就有一個技術員站了起來,打斷了他繼續往下說的想法。

    “請講。”趙柯點了點頭,技術研討是可以隨時打斷發言者的講話的。

    “趙主任剛剛說,雙片離合器的弊端是散熱條件差,這一點我們表示不理解,畢竟我們不像主任你,對于汽車零部件的結構了解這么多,還希望主任能給我們好好的說一下,憑什么雙片離合器的散熱條件就一定很差。”

    說完之后,那名技術員坐了下來,而后與李天樂有一個眼神交流,嘴角也露出得意的笑容。

    這個人,正是李天樂安排用來打頭陣的。

    “對啊小趙,你就給我們講講唄,就當是掃盲了。”李天樂不失時機的插了一句。

    “這個問題,還是由我來回答吧。”

    一道聲音突兀的在會議室里響了起來。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周景明不知什么時候已經站了起來,剛剛那句話,就是他說的。

    “你是誰?我怎么沒見過你。還有這個問題是問趙主任的,有你說話的份嗎?”李天樂眉頭一皺,忍不住呵斥道。

    這個冷不丁冒出來的年輕人,給他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我叫周景明,是今年剛剛分配來的,趙主任剛剛說的那個方案,就是我發現提出來的。”周景明一臉平靜,沒有絲毫的慌張。

    徐廣祿忍不住多看了周景明幾眼,原來他就是那個新來的大學生呀。勇氣可嘉,就是不知道肚子里是真有東西,還是虛張聲勢呢?

    “這是技術研討會!一個新來的,有什么資格在這里發言,要么坐下,要么趕緊滾蛋。”李天樂么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認識周景明,但他此刻不知怎么有些心煩意亂,像趕蒼蠅一樣揮手說道。

    “讓他講。”趙柯剛欲說話,徐廣祿卻是搶先說道。

    周景明對著徐廣祿點頭致意,而后從人群中走出來,一點都沒有怯場的意思。前世的他,比這大得多的場面都見識過,還怕這個小小的技術研討會?

    徐廣祿對于周景明的興趣越來越大了,周景明就這么往前面隨意一站,甚至都沒有開口說話,就給他一種技術大牛的感覺,仿佛站在那里的,并不是一個新來的菜鳥,而是一個久經沙場的老將!

    這樣的感覺很奇怪,可徐廣祿偏偏就有了這樣的沖動。

    “現在大家看到的兩張圖紙,左邊是咱們車子上用的離合器結構形式,雙片離合器,而右邊則是我們打算更改之后的離合器結構,也就是單片離合器。”

    會議室前方有一塊黑板,周景明展示的,則是他剛畫好的離合器剖面圖。

    “這小子早有準備?他怎么知道會有人問這個問題。”李天樂心中那股不祥的預感愈發的強烈起來。

    “所謂的雙片離合器,指的是離合器中從動盤有兩片,大家先看左邊這張圖,打上陰影的,就是從動盤……”

    對著圖紙,周景明開始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中途甚至沒有一絲的停頓,而在座的其余人,也是聽得全神貫注,仿佛這不是一次技術研討,而只是一次掃盲授課。

    那幾個準備找茬的技術員,聽的也是極為的投入,有幾個甚至還一邊聽一邊做著記錄,全然忘了自己此次的任務是找麻煩,而不是學知識。

    李天樂坐在下面,干著急卻又沒有辦法。

    “對比單片離合器,我們就會發現,熱量在離合器內部,根本就沒有一條合適的散熱通道來讓這些熱量跑出去,這樣就解釋了為什么雙片離合器的散熱條件很差。我剛剛講的應該很詳細了,如果在做的各位還是沒法理解,那我就要懷疑你們作為技術員的資格了。”

    周景明一口氣講完,而后舔了舔嘴唇,一臉平靜的說道,那種氣場,讓那些離他近的人,甚至都不敢喘氣。

    “啪!啪!”

    坐在最前面的徐廣祿帶頭鼓起了掌,而其余的人見廠長都鼓掌了,也是不敢怠慢,一個個全都鼓起了掌,整個會議室里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本來這個時候,徐廣祿是不應該表態的,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就是下意識的鼓起了掌,不說別的,就是為周景明條理清晰的思路,他也要表揚一次。

    趙柯也是對著周景明贊賞的點了點頭,這一次還擊,豈是漂亮二字能夠形容的!

    但是李天樂慌了,周景明的出現,使得事態的發展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期,他不斷地對著那幾個已經安排好的技術員擠眉弄眼,提醒他們不要忘了自己的“本職”。

    好在,還是有人注意到李天樂了。

    “雖然你剛剛講明白了雙片離合器的散熱條件差,但是你又怎么說明,散熱條件差,就一定會導致摩擦片燒毀呢?”

    終于有人再次發難了,只不過這一次,這個人的語氣明顯要比上一個人弱上許多。

    “這個問題問得好啊!”周景明微微一笑,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接下來我要說的內容,將會用到工程熱力學的知識,在座的都是我們廠的技術精英,應該都知道工程熱力學,所以,我就默認我所說的熱力學知識,你們都能聽得懂!”

    。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