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汽車王國 > 0024章 又拋錨了(求推薦)

0024章 又拋錨了(求推薦)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看著李天樂的背影,趙柯陷入了沉思,似乎他說的也不無道理。

    仔細想來,趙柯確實覺得拋錨這件事進展地太順風順水了,周景明只用了兩天的時間,就找到了原因,并且給出了解決方案,是不是太簡單了些?

    雖然明知道李天樂對自己說這些沒安什么好心,但是趙柯覺得他有一點說的沒錯,這么頻繁的拋錨問題,絕對不是摩擦片燒毀這么簡單,或者說,摩擦片燒毀可能是直接原因,但是導致摩擦片燒毀的因素,應該沒有周景明分析的那么簡單吧。

    只是因為生產摩擦片的液壓機壓力不足嗎?

    前兩天因為太過想把這件事解決了,趙柯并沒有多想,現在一想,還真的有些急功近利了。尤其是今天,他當著徐廣祿以及與會的所有人面,夸下海口說已經差不多解決了,萬一出了問題,自己被人抓住把柄不說,害的周景明斷送了前途,那可就糟了。

    畢竟周景明剛來這里,那才叫沒什么根基呢!

    趙柯揉了揉太陽穴,“算了,當斷不斷,反受其亂。覆水難收,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萬一就是周景明說的那個原因呢!

    試了很多種方法,周景明還是沒辦法一個人將變速箱裝上去,一來實在太重,二來車架上套著車身,想要在這種情況下裝配變速箱,基本上不可能。

    思來想去,估計也只能將車身吊起來,然后再進行裝配了。

    等到老黃他們陸續上班,遠遠地就看到周景明一個人站在那里,看著面前的變速箱在發呆。

    “小周,怎么來這么早?還有你這一身的油漬是怎么回事?”老黃走上前,忍不住問道。

    “忘了時間了,而且起的也早,就來了。本來想一個人裝配變速箱的,結果發現搬不動。”周景明頗為不好意思的說道。

    “哈哈哈!小周,這玩意我們平時都要四個人一起才能抬著裝配,一個人怎么能行?你去邊上歇會兒吧,這里交給我們。”這兩天的相處,老黃對于周景明也是愈發的喜歡了。

    “四個人?總裝車間新車裝配的時候,也這么多人嗎?”周景明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問題的關鍵。

    “當然了,四個人都有些吃力呢。否則這么大個鐵玩意,工人們怎么裝配?”老黃笑了笑,然后就招呼工人們開始干活。

    站在那里的周景明沉默了,如果連變速箱都是單純靠人工這么裝配的話,那么像發動機,估計也是這樣子裝配的吧。浪費人力不說,這樣子裝配也太危險了,萬一手滑砸了下來,對于工人的損害實在是太大了。

    “看樣子得找個時間,給車間做一些工裝了。順便完善一下這里的裝配工藝,不然這里的產量永遠也提不上去。”

    下定決心之后,周景明看了看正在忙碌的老黃他們,然后重新戴上手套,也加入到裝配當中。

    很快的,開完會的趙柯,也來到了這里。

    “小周,怎么還親自上手了?”看著忙得熱火朝天的周景明,趙柯忍不住問道。

    “閑著也是閑著,多動手還能幫助了解汽車的結構,挺好的。就是可惜了這身工作服。”周景明聽到是趙柯的聲音,回過身,指了指滿身油漬的衣服說道。

    趙柯滿臉笑容,“沒事!熟悉車子的結構是對的,回頭我再給你拿兩件工作服。”

    一行人合力裝完這批車子之后,周景明洗了洗手,干脆將上身的工作服給脫了,只穿著一件汗衫,露出富有青春氣息的美好上身。

    “師兄是有什么話跟我說吧。”維修組這邊沒有凳子,周景明干脆席地而坐,他總覺得趙柯今天有什么心事。

    趙柯欲言又止,“沒什么,可能是有點累了吧。這幾輛車子交還給客戶,新的車子還需要咱們自己跑實驗,對吧。”

    趙柯最終還是沒有把李天樂說的那些話告訴周景明,他怕萬一出現問題,會打擊到周景明。目前來說,靜觀其變是最好不過了。

    “嗯!如果半個月內沒出現拋錨,那問題基本上就解決了。”周景明點頭道。

    “行,那我們就等著吧。對了,你要的圖書館的借書證,我過兩天就給你。還有,這幾天沒什么事的話,可以去車間看一看,盡快熟悉這里的裝配流程。”

    “好,那就謝謝師兄了。”

    摩擦片燒毀這件事暫時就告一段落了。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周景明基本上都用在了熟悉現場上,沖焊涂總這四個車間他已經跑了個遍,每一個車間都存在很大的問題,周景明一一詳細記錄,準備找個合適的時間,去跟趙柯匯報一下。

    距離新的摩擦片裝車已經過去了五天,這段時間內,為了加快得到驗證結果,新裝的五輛新車,連同五輛使用老狀態摩擦片的新車,趙柯派人每天12小時輪流進行路跑實驗,按照正常的行駛工況,這五天跑下來,已經相當于尋常的15天左右了。

    截止到目前,所有使用新狀態摩擦片的五輛新車狀況良好,沒有一臺出現拋錨問題,而同期使用老狀態摩擦片的車子,已經有三輛車出現拋錨了。

    似乎已經可以得出結論了。

    周景明這幾天雖然一直都在熟悉車間,但是對于摩擦片這件事,他還是記掛在心上,每天都會抽時間到維修組那邊查看一下。

    這天,從總裝車間出來之后,周景明像往常一樣,直接來到了維修組。這里的一大片空地,剛好可以用作路跑實驗的場地。

    “來了啊小周。”老黃一眼看到了走過來的周景明,笑著招呼道。

    “嗯。幾輛車子沒什么問題吧?”

    “暫時沒有,這幾輛車跑完今晚最后一次,就可以結束了。另外。交付的老車也沒有問題反饋,問題應該就是你說的壓力不足了,這下子……”

    “黃師傅!黃師傅!”

    老黃話沒說完,就聽到背后傳來一陣焦急的喊聲。

    老黃一轉身,就看到其中一個試車的工人,正站在車旁,焦急的沖他招著手。

    “過來一下,黃師傅!”

    老黃不清楚什么事,只能快步走向他,一旁的周景明心中沒來由一陣心慌,感覺有什么不好的事要發生一樣。

    周景明不敢怠慢,跟在老黃身后,一起來到了車旁。

    “著急忙慌的,喊什么呢!”老黃怒斥道。

    “黃師傅,車子又拋錨了!”那名工人苦著臉說道。

    。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