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汽車王國 > 0014章 趙柯的煩惱(求推薦)

0014章 趙柯的煩惱(求推薦)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周景明的目光很快就被何穎卿身后的那個男子給吸引了過去,花襯衫,喇叭褲,頭上還戴著一副蛤蟆鏡,頭發長長的,像極了宿舍還沒回來的那個老二,如果不是知道二哥此刻還在粵省,周景明恐怕都會忍不住錯叫一聲。

    “這混小子,準又是打架了!何老先生的臉都讓他給丟盡了!”趙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趙主任認識那個年輕人?”周景明好奇的問道,當然他更好奇的,還是何穎卿與那個人的關系。

    “整個工廠里頭,有誰不認識他何應尋的?三天兩頭鬧事,又是喝酒又是打架的,這才過了多少天,又被保安科逮到了!小周你以后離他遠點,盡量不要跟他打交道。”趙柯提醒道。

    “按照您的說法,為何不把他開除呢?”周景明不解的問道。留下這么一個惹事精,對于廠子的安穩,還是很不利的。

    “一言難盡。這小子是廠子弟,其中的彎彎繞繞,一時也說不清楚,行了,你趕緊去宿舍那邊登記一下,我待會兒有個會,晚上我帶你吃個飯,順便把廠子的情況熟悉一下。”

    “那行,麻煩趙主任了。”周景明連忙說道。

    等到趙柯離開之后,周景明又朝著何穎卿的方向看了看,跟在她身后的何應尋,耷拉著腦袋,一聲不吭。

    “姐,我錯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何應尋,此刻像極了做錯事的孩子。

    何穎卿沒有說話,只是往前走著,眼睛紅紅的,很明顯剛才是哭過的。

    “姐我真的錯了,我以后保證不喝酒不打架了!你別不說話啊,打我罵我都行!”何應尋急了,這世上,他最怕、也是最在意的,就是眼前這個唯一的姐姐了。

    何穎卿終于停下腳步,看了看比自己小了兩歲的弟弟,“大尋,姐不是怪你,姐就是覺得對不起咱爸……”

    “我沒有爸爸!他也不配做我們的爸爸!”何應尋突然激動了起來。

    “大尋!我不許你這樣說!”何穎卿眼中泛著淚光,身體微微顫抖,但仍是倔強的不讓眼淚流出來。

    “我就要說!他算什么父親?他有盡過一個父親的責任嗎?我十歲的時候就被他帶到這里來了,為了他心中的家國天下,狠心把姐姐一個人留在東北,剛來的幾年,為了援助建廠,我一年到頭都見不到他幾面!知道其他的小孩怎么說嗎?他們說我是孤兒,有人生沒人養!”

    何應尋越說越激動,一把摘下蛤蟆鏡,狠狠地摔在地上,“在他心里,就連這里的機器都比我們姐弟兩個重要。他覺得為了這個廠子犧牲了就是英雄?屁!他就是個混蛋!他……”

    “啪”,何穎卿揚起手,狠狠地打在了弟弟的臉上,從小到大,她甚至連罵都舍不得,這是她第一次對弟弟動怒。就連遠在對面的周景明,都能清晰的聽到那一巴掌的聲音。

    “大尋,姐不許你這樣說咱爸!他就是英雄,你以后會明白的。”何穎卿哭的梨花帶雨,楚楚動人。

    見何穎卿又哭了,剛剛還很暴躁的大尋,再一次慌了,“姐你別哭了,我錯了,真的錯了,我該死,又惹你生氣了!”

    然而,何應尋越是認錯,何穎卿哭得越厲害,仿佛要將這么多年的委屈,一下子都發泄出來。

    周景明嘆了口氣,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拿好行李之后,就準備去宿舍登記一下。

    “你他媽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找打是不是!”何應尋一眼看到走過來的周景明,就將火氣全撒到他身上了。

    周景明心中無奈,對于這個無妄之災也是能苦笑一下。

    何穎卿這個時候也看到了周景明,慌忙之間擦了擦淚水,對著周景明輕輕頷首示意,周景明也同樣報以點頭。

    廠會議室。

    一周一次的質量例會照常進行,但是相比較以前,這一次的例會氛圍,要更為的嚴肅。

    “各位,相關情況估計你們都有所耳聞。從上個月開始,我們廠生產的申城牌小轎車,就頻繁出現質量問題,根據維修科反映,出現問題最多的,就是車子突然熄火、無法啟動,也就是拋錨問題,光昨天一天,就有十幾輛車子送回來返修!”

    坐在中間的廠長徐廣祿,皺著眉頭說道。

    會議室的氛圍更加沉寂,每個人都低著頭,出現這樣的情況,他們都有責任。

    “我們申城牌汽車,是我國唯二的自主品牌小轎車,是我們的民族瑰寶!部里面對于這樣的情況已經表示不滿了,讓我們限期給出整改方案,而且不瞞大家,與德國的合作項目已經基本落實了,很快就會有洋車進入市場,到時候我們的轎車,拿什么去跟別人競爭!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它停產嗎?”

    說到最后,徐廣祿竟是忍不住拍起了桌子。

    “廠長,出現這樣的質量問題,我們總裝車間責任最大,明天我就成立專門的攻堅小組,一定盡全力解決當前的質量問題。”作為總裝車間的車間主任,趙柯這個時候只能迎難而上。

    “廠里面會全力支持你的工作的,這一次的質量改進,就由小趙你牽頭,其他車間和部門的人負責配合,我給你們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之后,我要看到解決方案!”上面壓的緊,徐廣祿也是沒辦法。

    趙柯苦笑了一下,這樣的問題從車子投產就已經存在了,這么多年過去了都沒人解決,一個月之內給出方案,怕是沒那么容易啊。

    “還有,跟大家通報一個消息,今年公務車需求激增,部里面很有可能會上調咱們廠的生產指標,希望大家有個心理準備,提前做好動員工作。”末了,徐廣祿又補充道。

    登記完宿舍之后,周景明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房間,因為趙柯的原因,他住的是兩人間,不過這個時候他那個室友并不在。

    “砰”的一聲,宿舍的房門被人踹開,正在收拾房間的周景明眉頭一皺,什么人這么粗魯?

    但是當他看清來人的時候,周景明一下子呆了,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兇神惡煞的何應尋!

    難怪宿管說他的這個室友,可能有些難纏,原來是這個意思!

    。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