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汽車王國 > 0008章 塵埃落定(求推薦求收藏)

0008章 塵埃落定(求推薦求收藏)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張德勝,也就是學工辦的那名老師,有些詫異的看向周景明,不明白周景明的選擇為何偏偏是上汽。

    “是的,老師,我想去申城,上汽那邊參加工作。”周景明點頭道,沒有絲毫的猶豫。

    “確定是上汽,而不是南汽?”張德勝再次問道,這一次,就連音量也忍不住提高了好幾個分貝。

    這一下,辦公室中的其余老師也都聽到了。

    “周同學,你可別犯傻啊!上汽哪能比得上咱們的南汽呀!”

    “就是!你成績那么好,提前畢業本身就可惜了,這要是再去上汽,就真的是埋沒你了。”

    “要是蘇教授知道你想去上汽,肯定免不了又是一頓臭罵。”

    剛剛的一番講解,已經讓周景明在這些老師心目中樹立了很好地形象,再加上他又是自己學院的學生,這才多勸了幾句。

    潤州工學院的學生,而且還是成績名列前茅的學霸,居然要去上汽,這要傳出去,估計在學院里也會引起一陣熱議吧。

    連其余的老師都這樣說,張德勝就更不能理解了。雖說最終的分配權不在學生自己手上,但是在分配的時候,還是會考慮學生的個人意愿的。前兩年的提前畢業申請中,張德勝遇到的學生,絕大多數都是就近想去金陵南汽的,沒有任何一個人想要到申城的上汽去。

    他不明白,明明是蘇省人,周景明為什么要舍近求遠,選擇去申城呢?

    而且,南汽的待遇可要比上汽好的太多了!

    更何況,看周景明的材料上,綜合成績可是學院第三呢!這樣的成績,南汽研究院怕也是有希望的吧!

    難不成有其他的隱情?你要是被威脅了,就眨眨眼好嗎?

    “老師,我真的確定,去上汽。”周景明無奈的笑了笑,雖然早知道會有這樣的情況,但是這些老師的反應未免太過激烈了些。

    不過周景明也能理解張德勝為什么會如此詫異,前世的周景明,83年畢業之后,被正式分配到南汽工作。周景明清晰的記得,工作的第二年,也就是1985年,南汽給在編的每一個員工發放了一臺東芝彩電!

    在那個黑白電視都是奢侈品的年代,南汽就已經土豪到分發彩色電視機了。當然,這還不是最大的福利,發完彩電之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986年,南汽開始分房,只要是正式員工,都能分到一個大小不一的住房!

    僅僅工作三年,周景明就分到了一臺彩電和一間住房,雖然房子不大,但那畢竟是屬于自己的房子。而且后來因為城市規劃的需求,金陵市大規模進行拆遷,許多南汽的老員工,正是靠著這些分配的房子發了家。

    而反觀那個時候的上汽,名字還叫做申城拖拉機汽車聯營公司,60以上的利潤,都是靠拖拉機等農用機械掙來的,在汽車工業上的地位,根本就沒法和南汽相比,也難怪沒有人愿意去上汽的。

    只不過命運總愛捉弄人,因為桑塔納車型的引進,上汽時來運轉,一下子就翻了身,到了后來,就連盛極一時的南汽,也成為了上汽的全資子公司,不得不令人唏噓。

    當然了,這一切,張德勝是不可能知道的,所以他才會對周景明的決定感到如此的詫異。

    “好,下一個問題……”張德勝深深地看了一眼周景明,然后低下頭,一邊在紙上做著記錄一邊繼續說道。

    一連問了五個問題,張德勝才收好材料,“好了,你先回去吧,最終的分配結果,等通知就可以了。”

    “好的,謝謝張老師了。”周景明恭敬地道了聲謝,然后面帶微笑的走出了辦公室。

    “這個小周同學,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拒絕當蘇教授的研究生倒也情有可原,但是選擇去上汽,就不能理解了。”

    “可不是嘛!就上汽那犄角旮旯,誰愿意去呀!”

    周景明前腳剛走出辦公室,就有老師忍不住嘆息道。

    聽著這些人的議論,張德勝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一時間他竟也不知道是不是該由著周景明的意愿來了。

    走出學院的行政樓之后,周景明心中一陣輕松,就連走路也比往日要歡快許多。在里面耽誤了近兩個小時,此刻已經快十點了,校園里也比清晨變得更加的熱鬧起來。

    路過女生宿舍門口,進進出出的女生,三五成群,有說有笑的走著。她們中,或是扎著清爽的馬尾辮,或是留著蓬松的齊肩發,不少人已經穿上了漂亮的裙子,傍晚時刻,微風習習,秀發與裙擺同時飄揚,帶來一陣陣芬芳。

    陽光透過樹上的枝丫灑在她們的臉上,光影斑駁,沒有濃妝艷抹,沒有修圖美白,有的只是最原始的自然美。

    因為惦記著蘇望亭對自己說的話,下午第一節課剛結束,周景明就拿著書本來到了辦公室,相比較上午,此時辦公室中的老師明顯要少了許多。

    “來了啊,坐。”蘇望亭抬頭看了眼周景明,指了指邊上的椅子說道。

    周景明也不客氣,拉過椅子就坐了下來,“蘇教授您找我有什么事嗎?”

    蘇望亭戴上老花鏡,“沒什么事,就是想跟你繼續探討一下如何減小空阻系數。”他上午的時候又去翻看了一下文獻,發現汽車空阻系數的減小沒他最開始想的那么的簡單。

    “正要跟您說這事呢。”周景明放下課本,然后拿出一張紙,大概畫了個汽車輪廓,“您上午說空阻系數越小越好,實際上是不正確的,而且空阻系數的減小,還應該遵循這幾個要點,首先,對于車身前部,發動機蓋應該向前下傾。”

    周景明也不管蘇望亭能否理解,對著圖就開始滔滔不絕的講了起來。好在蘇望亭對于空氣動力學也有不少的研究,經過周景明這么一說,心中的疑團也慢慢的解開了,對于周景明的欣賞,又提升了一個臺階。

    “這是幾篇外國文獻,有時間的話,幫我翻譯一下。”說完空阻系數之后,蘇望亭遞給周景明幾份論文。

    周景明雙手接過文獻,隨意翻看了一下,“好的蘇老師,最遲明天上午就能給你了。”

    “這個不急,對了,聽老張說,你想分配到上汽?”

    周景明心中暗自叫苦,這個蘇教授,該不會又要教育自己了吧?

    可誰知道,還沒等他回答,蘇望亭又說道,“你要是真想去的話,我可以幫你打個招呼。”

    周景明一下子喜出望外,有蘇望亭作為引薦,那這次去上汽肯定是穩了!

    “那真的要感謝蘇老師了!”周景明連忙說道。

    “少跟我來這套!”蘇望亭卻是翻了翻白眼,而后拿過桌子上的一樣東西,

    “喏,回去好好把字練一下,字是一個人的門面,古人云字如其人。可不要對不起父母給你的這副好皮囊!”

    。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