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汽車王國 > 0006章 跟我混吧

0006章 跟我混吧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蘇望亭覺得自己總算是扳回了一局,臉上也再度露出了笑容,開心的像一個只有700個月大的孩子。

    周景明眼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這個蘇教授,還真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呢,自己因為字寫的丑,不知道被室友調侃過多少回了,明明已經是大學生了,但是寫出來的字依舊像個小學生。

    以前周景明也沒放在心上,反正寫出來的字能認識就行,又不指望當書法家。可現在被蘇望亭當著這么多人拎出來,周景明也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過對于這個蘇教授,周景明倒是越來越喜歡了。

    “咳咳,我接著往下說啊。”周景明干咳一聲,借此掩飾自己的尷尬。

    “那個,小同學能問一下嘛?為什么汽車頂部的空氣流速比底部的流速快呀?”這個時候,一道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周景明抬頭一看,不知道什么時候,自己周圍竟然一下子圍了這么多人,但凡在辦公室中的老師,毫無例外的全都圍了過來。

    能讓蘇教授都不懂的知識,這些老師也想見識一下,更重要的是,他們想知道,周景明到底能不能說出個頭頭來。

    這些老師以前哪里接觸過動力學相關的課程啊,后世很簡單的一個知識點,對于他們而言,可能就是一個盲點。

    剛剛那位老師的提問,可以說是問出了許多人的心聲,他們實在是想不明白,同樣的氣流,憑什么上面的速度要比下面的快?

    “簡單地說,因為汽車頂部有凸起的弧度,而底部基本上就是一條直線,在相同的時間內,空氣流過頂部時候,行程是一段弧線,肯定要比流過底部的直線要長,速度自然也就更快一些了。”

    周景明笑著解釋道。

    眾人恍然,居然是這么簡單的一個道理,這一下,大家看向周景明的目光,更加也變得大不一樣了。

    而站在一旁的蘇望亭,對于周景明也是愈發的欣賞起來,無論周景明的這些知識點是從哪里學來的,能夠如此條理清晰的講解出來,那就證明他絕對不是紙老虎,肚子里是有真墨水的。

    作為農機學院的首席專家,不僅是在潤州工學院,就連機械工業部里,蘇望亭都是很權威的存在,讀書人的謙遜與清高,在他的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但是此時此刻,面對周景明,他第一次生起了愛才之心。

    這么好的苗子,不去做學術可惜了。

    不僅僅是蘇望亭,辦公室里的其余老師,此刻也被周景明給折服了,明明是第一次聽到這些知識,但是周景明總能以最恰當最簡單的方法讓他們理解。

    但周景明卻并不知道這些老師是如何想的,最開始的拘謹怯,也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慢慢消失。

    “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正式推導出汽車行駛過程中受到的空氣阻力大小了。”說著,周景明很熟練的在紙上寫出了這個公式。

    “這里的cd就是我之前說的空氣阻力系數,一般來說,它是雷諾數re的函數,不過在動壓力以及車速較高并且相應的氣體粘性摩擦較小的時候,cd就不隨著re的變化而變化了。”

    為了理解方便,周景明又把公式里各個字母的含義解釋了一下。

    “最后,經過一系列的運算,汽車的空氣阻力可以簡化成這樣的形式,fw=cdau2/2115,這就是我們要推導的最終公示,而在這里,空阻系數cd是最為關鍵的,大家都看明白這些推導過程了嗎?”

    說著,周景明一邊將“cd”特意圈了出來,一邊頭也不抬的說道。

    周景明講的很投入,同時也講得很快,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給大學生講座的時候。

    那些老師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了一下,皆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周景明說的實在是太快了,很多地方他們都沒有聽懂。

    周景明在講解的時候,那種不經意間流露出的自信,讓這些老師產生了這樣的錯覺,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就是一個學富五車的老師,而他們,也完全融入了學生的角色!

    就像是回到了以前讀書的年代。

    角色完美互換!

    周景明苦笑了一下,雖然自己重生了,但是前世畢竟身居高位,不論是說話的語氣還是做事的方式,總是不自覺地會受到影響。

    “能說一下這個2115是怎么來的嗎?”蘇望亭緊皺眉頭,先前的推導他都能看懂,但是這里突然來了這樣一個數字,他就有些不能理解了。

    “具體的運算相對較煩,蘇教授您先把他默認為已知的,以后有時間……”

    “沒事,我有的是時間,我也不怕麻煩。”周景明話還沒說完,蘇望亭就這樣說道,很認真的樣子。

    周景明有些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我知道您老不怕麻煩,關鍵是我怕麻煩啊!

    但是周景明也知道,今天他要是不把蘇老教授伺候舒服了,就別想走出這個門了。所以沒辦法,他只能將全部的推導過程又說了一遍。

    你能想象得到,一個只有18歲的年輕人,被一群50歲以上的老年人圍著的感受嗎?

    很不辛,周景明現在正在經歷這個,就像是在給老年大學的“孩子們”上課一樣。

    “這么說的話,公式里面的a值,因為受到乘坐使用空間的限制,想要進一步減小并不容易,所以降低cd值,就是減小空氣阻力的主要手段咯。”

    蘇望亭半瞇著眼,仿佛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也就是說,cd值是越小越好了,理論上,如果空阻系數降為零的話,那么空氣阻力也就沒有了!這樣一來,汽車的動力性將會得到大幅度提升!這樣我國的汽車水平,肯定能趕英超美的!”

    蘇望亭越說越興奮,恨不得立馬就將這樣的愿景付諸實踐,離他最近的周景明,首當其沖的受到了口水的第一波攻擊。

    雖然蘇望亭說的這些不太實際,但是這個年代的知識分子,對于技術與知識的追求,都是很純粹的,憂國憂民是主旋律。

    不像后世,技術與知識淪為金錢的工具,知識分子成了“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學術氛圍不純粹,技術上的進步從何談起?

    周景明并不是覺得追逐利益有什么不對,但是相比之下,他還是更喜歡這個學術純粹、思想純真的八十年代。

    這樣一想,他覺得蘇望亭更加可愛了。

    因為激動,老教授的臉上都泛起了潮紅,只見他突然間一把抓住周景明的肩膀,“小子,跟我混吧!”

    這么市井的一句話,頓時就讓周景明目瞪口呆,啥玩意啊,說好的清高呢?知識分子的高傲呢?

    蘇望亭剛剛在周景明心中建立起來的高尚形象,瞬間就坍塌了。

    。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