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靈器復蘇 > 第四百一十章:新篇章

第四百一十章:新篇章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濃厚的云層壓著天空,雷聲轟動。

    此時已經是深夜。

    辰風隨著一波人流從機場里走出來,天空中已經不時有稀疏的雨滴掉落下來。

    打開手機,看了下時間,還差二十一分鐘就到十二點。

    天氣原因,航班延誤了兩個小時。

    夜晚的旅客還不少,起起落落也有幾個航班下來。大晚上的機場沒公交,客運大巴也早就停了。有人來接的,在另一邊坐私家車走了,沒人來接的旅客只能搭出租車。

    他打開手機,又看了一眼孔清宇給他發的信息,微微沉思了下,走到機場外面的車場,排隊等著上出租車。

    兩位保安在認真地維持秩序,提醒旅客乘車要規范,系上安全帶。

    辰風裹緊了外套,現在已經入冬,天氣有點涼。

    季阿公說要留他一個月,但卻以各種借口,強行留了他兩個月。從十一黃金周留到了十二月初,把七天假期硬生生地延伸到兩個月。

    嚴格來說,他的工作是不定時出差旅游,沒事做的時候,每天都是假期。有事做的時候,周末也得加班。

    這兩個月在家里呆著也不錯,每天都要在季阿公的眼皮底下修煉季阿公引以為傲的季氏御氣訣,聽著季阿公把顧老爺子的顧氏御氣訣貶得一分不值,還要閱讀季阿公這么多年來收集的各種書籍史料。

    辰風算是帶薪休假,顧老爺子沒有催促他回去復工,工資每個月照樣打進他卡里。

    對了,老爺子又加薪了。

    辰風在突破到開脈期的當天,就打電話給老爺子報了信。

    老爺子爽快地說既然突破到開脈期了,等回來復工后,工資索性就翻倍吧!

    加薪的話在老爺子口中說出來,如此風輕云淡,樸實無華。

    回去重新工作,就是四萬一個月!

    老爺子從來不吝嗇,幾十萬的車子都送了,加個工資也是小意思了。

    辰風更加肯定了一件事,老爺子的錢就是大風刮來的——可能還是龍卷風。

    大學剛畢業半年,作為便利店的員工,四萬一個月,這種薪資在老爺子眼里——

    也就一般般吧!

    等季阿公同意他可以勉強出師后,辰風迫不及待地開車回便利店,接了個任務就坐飛機來到富安市,一刻也不想再待在家。

    倒不是說季阿公對他不好,而是季阿公對他太好了,辰風覺得再待下去可能自己都快要被溺愛得找不著北了。

    身為有理想有追求的青年人,就應該為事業而獻身!

    他絕對不是因為自己的工資卡這兩個月被空空和妙妙拿去揮霍一大筆已經有點羞澀的緣故,更不是為了老爺子說的那句“復工后就四萬月薪”而出來工作的。

    他是為了實現自己的人生理想,創造自我價值,工作使他快樂,工作使他幸福,沉迷工作,無法自拔!

    對!就是這么耿直率真,平凡中透著一點勵志和感動。

    ——

    辰風排在一對情侶后面,初冬的風刮在身上,就像是冰刀子一樣,透著絲絲涼意。

    前面那個身材高挑的女子蹬著一雙高跟鞋,穿著短裙和襯衫,一身清涼。

    美麗凍人。

    呵,女人。

    辰風微微搖頭,要曝光度不要溫度。

    要知道以前老媽早在一個月前就會打電話催促他穿秋褲了,大概有一種冷叫做老媽覺得你冷。

    老媽去世后,就沒有人提醒他這一點了,他和老爸兩人都屬于皮糙肉厚后知后覺的一類人。氣溫不下十度,絕不穿秋褲!

    富安市地理位置偏北,這幾天降溫太狠,溫度估摸著也就十來度。他微微運轉氣訣,將那絲寒意給驅逐,但這個時候,他輕咦了一下,目光在前方那個女子的大長腿上掃過。

    “難怪。”

    辰風的目光從女子的腿移到上身,那微微流轉的氣訣波動雖然微弱,卻逃不過辰風的眼睛。

    原來也是個鎮靈師,怪不得不懼怕寒冷。

    那女子似乎感應到了辰風的目光,轉過頭,發現還是一個長相清秀的青年人,隨即似笑非笑地看著辰風“好看嗎?”

    她撩動了一下自己的長發,輕輕地轉了一下自己的腳跟,目光嫵媚。

    這種青年她見得多了,一般這么問,對方肯定會不由自主地說好看,然后她就會變個臉色,惡狠狠地斥道再看挖了你的眼睛!

    可是辰風搖了搖頭,真誠地說道

    “不好看。”

    隨即心不在焉地把目光移開。

    女子怔了一下,頓時有些氣急敗壞!

    “你!”

    你看我也就算了,不來句贊美,居然還敢說不好看!

    女子正要發作,但旁邊的男子拉住她,微微搖頭“無關緊要,別耽誤時間,辦事要緊。”

    那女子瞪了辰風一眼,轉身坐進了出租車里,絕塵而去。

    “實話實說,怎么這么兇呢。”

    辰風只是察覺到對方在用氣訣御寒,又不是真的要去看人家。

    那腿有啥好看的,安若雪的身材比這有形多了,他都檢查過好幾次人家的臉了,不都挺正常的嗎?

    看女子的氣訣,對方似乎也是開脈期,但對氣訣的把控不如辰風穩定,加上辰風學習的氣訣極為特殊,他能夠平衡自己的身體氣息,對方根本就不知道辰風也是個鎮靈師。

    看來自己是遇到同行了。

    還是個有點厲害的角色。

    想起了自己來這里的目的,辰風微微皺了下眉頭。

    保安揮手讓他趕緊上車,他也沒多想,打開車門,坐進一輛藍色出租車副駕駛座,扣上了安全帶。

    “小伙子,去哪里?”

    開出租的是一位胡須拉茬的中年司機,濃眉大眼,帶著一點口音,聲音很爽朗。

    辰風低頭看著孔清宇給他的信息,說道“嗯,先去這個地方,西郊川水游造紙廠。”

    出租車司機原本已經把車子開出了機場,聽到這個聲音,猛地把車速放緩了一下,吃驚道“你大晚上的去那里做什么?”

    “那里晚上不能去嗎?”

    辰風覺得司機好像有什么顧忌。

    “不是,那里荒郊野外,附近也沒個落腳的,小伙子,你一下飛機就去那里,肯定是外地人吧?”

    司機轉頭打量了一下辰風,發現辰風連行李都沒帶。

    “去那里就一定是外地人?”

    。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