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長生榜 > 第70章空間氣境

第70章空間氣境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驚恐不已的逍遙長生,只好趕緊閉上眼睛,再也不敢觀看那些符文,將心神沉入到心海之中,借用原魂之力來感知這些奇妙的法則。

    一道原魂之力滲透到那一片光芒之中,就好像水潑到鏡面上一樣,逍遙長生的原魂之力,根本就進入不了那些至理之中,相反,一道一冷一熱的能量閃電般的侵蝕到了逍遙長生的魂海之上。

    逍遙長生一聲大叫,倒在了地上,他那一半紅色的身體上忽然出現了蒸汽一樣的氣流,隨著氣流的越來越濃,一陣熱浪席卷而來!

    只見那些氣流產生的能量猶如火焰一般強烈,急速升騰處,大量的熱浪涌向天空形成了一股風旋,熱量不斷的升騰,冷風不斷的補充,逍遙長生的整個身體,隨時都要燃燒起來一般,最后,那些白色的氣流慢慢隨風消散,逍遙長生的身體像烙鐵一樣燙人。

    被烈火焚燒的痛楚還沒有讓逍遙長生挺過來,一道寒冷如冰的氣息又鉆進了逍遙長生的那一半黑色的身體,讓逍遙長生冷得直打哆嗦,轉眼之間,在逍遙長生的這一半身體之上,出現了白霜堆積的景象。

    在逍遙長生的身上,出現了怪異的一幕,一般身體像火烤,一半身體像冰凍,劇烈的折磨讓逍遙長生的臉上、手臂上的青筋蚯蚓一般的竄動,這種一半是冰水一半是火焰的感覺,讓逍遙長生的身體不住的顫抖,出現了一種怪異的原魂意識,活著想死,死了想活。

    這種一冷一熱的感覺,在逍遙長生的身體之中交替進行,最后竟然出現了一個個火焰般的烙印和一個個冰晶般的烙印,這兩種烙印,最后凝聚成一些符文,和那舍利子之上相同的符文。

    逍遙長生身體之上的痛楚,忽然之間潮水一般消失而去,半邊黑色的身體,開始了解凍,半邊紅色的身體,開始了降溫,最后,恢復到了原來的樣子。

    “空間氣境!”

    四個神奇的字眼,沒有任何理由的浮現在逍遙長生的心海之上,那些符文經過一番變化,最后凝聚成了一個原氣形成的高大虛影。

    隨著一個起勢的開始,一幅幅畫面一樣的景象在逍遙長生的心海之上電影一般推演出來,那一個虛影,在虛空之中隨風起舞,將那些符文的至理直接轉化成一個個氣象,讓逍遙長生可以直觀的明悟那些符文所蘊含的神奇力量。

    “天地之道,由法而生,法之根本,元素之氣,心生氣象,可御氣場,空間可轉,時間可逆,百川歸海,萬法歸一。”

    一段感悟的文字,驀然在逍遙長生的心海之上浮現,逍遙長生細細的品味著這些文字所包含的氣境,他知道,這一次的感悟,讓他那一條獨辟蹊徑的修煉之路有了修煉的動力。

    先前的朦朧感悟,只是為逍遙長生指明了修煉的方向,現在的感悟,就是為逍遙長生提供了一盞照路的明燈。

    在未來的修煉之路上,只要逍遙長生得到了足夠的,便可以心生氣象,從而控制空間的氣場,進而控制人的氣場,只要控制了人的氣場,就等于是掌握了人的生死。

    到達了那樣的境界,那些修煉者就被逍遙長生遏制住了咽喉,生與死,都在逍遙長生的一念之間。

    這樣的想法,讓逍遙長生的身體,忍不住打了一個激靈,大道之人留下來的舍利子,真的是不同凡響。

    逍遙長生睜開眼睛,好像做了一場大夢,眼前的香妃兒,還處在對舍利子符文的明悟之中,在舍利子的下方,隨著舍利子之上符文的減少,那個活死人的身影,竟然逐漸出現了碎裂的跡象。

    一道裂紋,首先從活死人的額頭上出現,然后是鼻梁、脖子、胸口……最后,化成了一堆碎末,被舍利子的光旋所消散,再也看不到一點兒痕跡。

    呼哧!

    一道熱氣從香妃兒的紅唇里吐出來,睜開眼臉的香妃兒,玉手一招,那一顆舍利子落到了她的手中。

    捧著這一顆舍利子,香妃兒的眼眸里,溢出了一顆粉淚,幾千年的尋找,終于讓她得到了先祖傳下來的舍利子,這一下,他們的家族,會再一次屹立在萬族之林。

    為了得到這顆舍利子,她可是踏破了鐵鞋,費盡了心血,好在天不負有心人,終于讓她不辱使命,尋找到了先祖的舍利子。

    將舍利子放入到儲物袋中,香妃兒站起來,目光灼灼的望著逍遙長生,得到了舍利子的喜悅,讓她的眼里綻放出明珠般的光彩。

    “香兒,你現在是得到了舍利子了,但是我們要怎樣出去啊?我們可不能死在這里面啊。”

    這個地方,他們是被一道神秘的吞噬力給吸扯進來的,現在想要出去,要到哪里去尋找出路?

    “就算是死在里面,你也不虧啊,至少有一個大美女陪著你。”

    香妃兒嫣然一笑,竟然對著逍遙長生開起了玩笑。

    “我看還是算了吧,我不可能為了你這一棵樹而放棄了一片森林,我逍遙長生,就是為女人而生的。”

    既然香妃兒要開玩笑,逍遙長生逮住了機會,索性就來個蹬鼻子上臉,借此機會消遣一下香妃兒。

    “把手給我。”

    香妃兒伸出玉手,朝著逍遙長生盈盈含笑。

    “干嘛?要非禮我嗎?”

    逍遙長生一臉的狡黠,這個女人,難道真的要來點兒養眼的劇情?

    “收起你那齷齪的念頭吧,你想到哪里去了?你不想出去的話,那我就一個人走了。”

    香妃兒對著逍遙長生一聲嬌嗔,越發顯得楚楚動人。

    “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你是釣翁之意不在魚,咱們的心,都是冰清玉潔的。”

    逍遙長生一邊自我解嘲,一邊趕緊將手伸了過去。

    “舍利子,帶我出去。”

    香妃兒一聲嬌喝,一道亳光從香妃兒的儲物袋之中釋放出來,隨即包裹了逍遙長生和香妃兒的身影。

    吞噬的空間之內,逍遙長生僅僅的拉著香妃兒的小手,兩個人的身影在吞噬的空間之中陀螺一般旋轉,到了最后,逍遙長生的再也拉不住香妃兒的手,香妃兒的身軀,風箏一般離開了逍遙長生的視線。

    噗通!

    不知道過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逍遙長生的身影,滾落在一個荒原之上的亂石堆中,摔得逍遙長生眼冒金星,爬起來一看,哪里還有香妃兒的身影,這一個丫頭,徹底的和逍遙長生走散了。

    立在荒原之上,逍遙長生也不知道舍利子這一道力量將他送到了哪一個地方,舉目四望,全部是陌生的地方,沒有一點兒熟悉的感覺,他至少離陰煞禁地有著不下一千里的距離。

    想著陰煞禁地的遭遇,逍遙長生的渾身冒出一片雞皮疙瘩,那一個兇險之地,不是人能夠進去的,那幾個女人要不是特殊的身體,恐怕早就已經死在里面了。

    “哎,不知道羽蝶和玲瓏被散花天女帶出來了沒有,那個地方,我也回不去了,就算是回去了,那個陰煞禁地,我也沒有辦法進去了。”

    逍遙長生嘆了一聲,選了一方向,信步游走,走到哪里黑,就在哪里歇。

    逍遙長生的腳步,剛走了幾步,忽然被腳下的東西磕磣了一下,低下頭去,逍遙長生不由得嘿嘿一笑,原來在他的腳下,竟然有著一塊從陰煞禁地之中被舍利子的亳光帶出來的奇異石頭。

    這樣的發現,讓逍遙長生有些滑稽的感覺,就好像一個運氣倒霉到家了人忽然一腳踢出了一塊狗頭金一樣,瞬間就成為了暴發戶。

    “啊,‘天陰石’,這個小子的手上,竟然有天陰石!”

    就在逍遙長生拿著天陰石透著陽光探視那是個什么玩意兒的時候,忽然一個聲音在他的身后炸雷一般響起來。

    不知道什么時候,幾個修煉者出現的逍遙長生的身后,看見逍遙長生手中的天陰石,就像是兔子看到了最鮮嫩的青草一樣露出了貪婪的眼神。

    “你們說這是天陰石嗎?陰煞禁地多得是,你們想要的話可以去隨便拿。”

    看著那些連呼吸都變了的修煉者,逍遙長生揚了揚手中天陰石,然后,在一干人嫉妒的眼光下放進了自己的荷包。

    “小子,你吹牛也靠譜一點吧,陰煞禁地那是什么地方,就算是四星天氣師或者三星地氣師,都是不敢輕易進去的,你不是沒有睡醒在說夢話吧?”

    一個修煉者盯著逍遙長生,滿眼的不屑之色。

    對于陰煞禁地那樣的地方,在他們的心里,就是死亡禁地。

    逍遙長生對他們說自己的天陰石是從陰煞禁地得來的,就是打死他們他們也不會相信。

    那個地方,簡直就是一個鬼地方。

    “這是什么地方,你們告訴我,誰先告訴我的話我這里絕對有賞。”

    逍遙長生從荷包里摸出天陰石,開始忽悠那幾個修煉者。

    “媽的,誰也不要和老子爭,不然的話我東方天寶自翻臉不認人,連他家祖墳都給他刨了。”

    東方天寶朝著幾個修煉者大罵一聲,幾個修煉者噤若寒蟬,乖乖地退到了一邊,不敢和東方天寶叫板。

    。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