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長生榜 > 第59章墓室脫困

第59章墓室脫困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墓門之上的斷龍石,在日月星輪的旋切之下,竟然如同豆腐一樣紛紛碎裂,一個瞬息的時間,一個有著方圓一米的圓洞就出現在墓門之上。

    “走!”

    逍遙長生拉著羽蝶的手,來到濯清漣身邊,伸手一攬玲瓏的腰肢,三個人的身影,從墓門之上的圓洞飛了出去,

    落到外面地上,逍遙長生放下濯清漣和羽蝶,望著濯清漣笑道“清漣,既然日月星輪已經認定了你,應該可以接受你的召喚。”

    從驚魂未定之中慢慢緩過神來,濯清漣緩緩閉上眼睛,啟動魂意,一縷原力帶著魂意飄進了墓門。

    嗖!

    從墓門之中,日月星輪飛射而出,最后盤旋在濯清漣的頭頂,一道道絢麗的光芒照耀在濯清漣的頭上,讓濯清漣的身邊空間出現了美輪美奐的景象。

    嗖!

    一個光輪射到濯清漣的手掌之上,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在她的手掌中心,已經被烙印下了一個核桃般大小的日月星輪印記。

    先前那爆發了恐怖力量的日月星輪,在這個時候顯得格外的瑰麗,日光很清涼,月光很溫暖,星光很柔和,使得逍遙長生和羽蝶的心里,也感受到了一種寧靜安詳的氣息。

    “小妖孽,想不到你們還逃出來了,不過沒用,你們還是得死!”

    一個惡狠狠的聲音,從忽然驟起的原始獸奔跑之中傳過來。

    “媽的,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你若欺我,老子要你活不成,今天,別怪老子要大開殺戒了!”

    一團團黑云一樣的原始獸朝著古墓的位置匯聚過來。

    等到這些修煉者臨近,在逍遙長生的眼里,出現的是那一些被他修理過的修煉者,在他的身后,跟著幾個老者,不用說,這一定就是他們搬來的救兵。

    “啊……那個丑八怪呢?怎么多出了一個大美女!”

    出浴之后的濯清漣,已經恢復了原來的模樣,讓這些家伙驚嘆玲瓏的美艷竟然絲毫不遜色羽蝶。

    “哈哈,老子會大變活人,不行的話,老子一會兒把你們統統變成豬頭。”

    只要出了古墓,逍遙長生才不會怕這些大猴子小猴子跳得高,一樣照打不誤。

    一個老者立在原始獸背上,冷眼看著逍遙長生道“就是你割了我家三少爺的舌頭?”

    逍遙長生知道他說的是誰,在黃老三的嘴角之上,還殘留著斑斑的血跡,黃老三盯著逍遙長生的眼神,好像一條毒蛇盯著一只青蛙一樣,這一次,他要生吞了逍遙長生。

    “怎么,想要替他出頭是吧?”

    逍遙長生的心里,好像吃了開心果,他被關了這么久,心里憋著一口氣,正愁沒有地方發泄。

    “很好,小妖孽,遇上我黃金山算你倒霉,我不僅要割了你的舌頭,我還要挖了你的眼睛。”

    黃金山嘿嘿一笑,一看就知道是個殺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把那個小妖孽的胳膊留給我。”

    “好,那老子只有要他的大腿了。”

    “既然好的都讓你們搶光了,那老子就要他的眼珠子吧。”

    那幾個將逍遙長生恨之入骨的修煉者,吵嚷著如何將逍遙長生大卸八塊,以泄心頭只恨。

    幾個為首的老者,看見黃金山做了出頭鳥,也不說話,站在黃金山的身后,紛紛笑道“你只管出手就是了,我們在這里守著,保證讓這個小妖孽跑不了。”

    “既然他們要來送死,那就讓我血祭一下我的日月星輪吧。”

    濯清漣嬌軀一晃,閃到黃金山的面前,玉指在手掌之上的日月星輪印記上一點,隨即,日月星輪在她的面前同步出現。

    日月星輪之上,緩緩浮現出一道道奇異的烙印,這些烙印,就像是無數個微小的日月星輪交錯縱橫,牽動著天地之間的原氣,彌漫著越來越強勁的威壓。

    一道戰意,從日月星輪之上開始釋放,無數的光華開始纏繞在日月星輪之上,看上去像是氣境紋路,又像是符文,這里面,應該就是日月星輪的法則。

    日月星輪的出現,讓逍遙長生的血脈,也不知不覺之間變得沸騰起來,這些不可理解的戰意和規則,如果讓濯清漣逐漸的領悟,那么濯清漣的家族,也許會再一次回到過去的輝煌。

    還沒有攻擊的日月星輪,簡單的威壓,擴散而出,面前的黃金山一個踉蹌,頓時半跪在地上,整個身體,不住的顫抖。

    在黃金山后面的那些老者,也都是二星天氣師的實力,他們剛要催動著力魂對抗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雙腿已經不聽使喚,整個人開始匍匐下去,身體之內的原力,就像一個被捏住了脖子的雞一樣,根本就使不出半分來。

    在老者后面的那些修煉者,直接被日月星輪的威壓給震暈了過去,一個個死狗一般的倒在了地上。

    “天地之器!”

    黃金山一聲大叫,在如此恐怖的靈器面前,他這種實力的人物不過是豆芽菜,再多也不夠一鍋燴。

    “跑!”

    黃金山的心里,就只剩下這一個念頭,直接從原始獸的背上飛起身,朝著遠處不要命的逃竄。

    “我說過,要你們來血祭我的日月星輪!”

    濯清漣一聲冷喝,玉掌一揮,面前的日月星輪化成一道眩光,眩光之后,日月星輪飛回來,黃金山的頭顱在一邊,半個身子在另一邊。

    這個逃跑的黃金山,在被日月星輪殺滅之后,腦袋掉下來,半個身子還借助一道殘念奔跑了幾步,構成了眼前詭異的景象。

    “殺了他,不然我們都活不了!”

    黃金山的暴斃,讓幾個老者看到了死神的陰影,一聲暴喝,朝著玲瓏圍攻過去。

    嗖嗖嗖!

    日月星輪的眩光再一次劃過這些老者的脖子,出現了和黃金山一樣的景象,日月星輪的速度之快,快到令他們無法想象,在她們的意識逐漸模糊之前,瞪大的眼睛還能看半個身子最后一眼。

    幾個擁有二星天氣師實力的老者,在日月星輪的旋切之下,斷絕了生機。

    得到了血祭的日月星輪,閃爍著一片血芒,在它的本體之上,忽然出現了龍吟虎嘯的聲音,這一只埋藏了幾千年的日月星輪,逐漸的蘇醒了。

    按理說,如此厲害的天地之器,需要實力強大的修煉者才能控制,但是濯清漣作為天一老祖的后裔,因為擁有天一老祖的血脈之力,這些血脈之力正好可以控制日月星輪的戰意,令日月星輪奉行玲瓏成為它的主宰者。

    當然,濯清漣對于日月星輪的控制還顯得有些生澀,她現在的意念,還不能和日月星輪的意念達到完美的契合,只有達到了人與輪的合一,她才可以得心應手的施展日月星輪的威力。

    說起來,羽蝶也算是逍天一老祖的同脈,但是日月星輪既然選擇了濯清漣,那就表示濯清漣才是日月星輪的主人,對于這一點,羽蝶是深深知道的,天地靈器,就像鳳棲梧桐一樣,也是要擇人而伺的。

    濯清漣的先祖,是天一老祖的傳人,其實力自然是不用說,絕對是稱霸一方的大主宰,濯清漣能夠得到這件日月星輪,這讓這位先祖也算是福澤后世了。

    這些強者,功參造化,如果是壽終正寢自然隕落的話那還好說,如果是被別的強者滅殺的話,那他們的對手肯定就是揮手之間,焚天煮海,偷天換日。

    “啊……日月星輪竟然如此厲害!”

    望著頭頂之上盤旋的日月星輪,玲瓏的紅潤小嘴張成了一個圓圓的o型,有些驚艷于色。

    一個個二星天氣師的老怪物,瞬間都在日月星輪之下旋菜頭一樣的結束了生命,不只是羽蝶震撼不已,就連逍遙長生也同樣的瞪大了眼睛,張嘴說不話來。

    從這一刻起,濯清漣知道,她終于可以去一個地方了。

    那個地方,可以說是青蓮門的圣地,也是禁地。

    說它是圣地,是因為那里埋藏著歷代的祖先,有著家族無數代的傳承奧秘,里面修煉一天,便可以抵外面修煉十天,可以讓家族的后裔們展露出更大的天賦。

    說它是禁地,自從家族的靈脈破壞之后,凡是進去的人沒有一個人活著走出來,就算是實力最為強大的人也不列外,最后都留在了那個可怕的地方。

    現在,這一個有著魔力的地方,是青蓮門的一個噩夢,在靈脈破壞之后,陰陽失衡,大量的原靈之氣流失,造成了大量的陰煞之氣增長,幾十年之后,那個地方就成了陰煞之氣主宰的地方。

    天地之間的陰陽,和天墓之中的靈煞一樣,此起彼伏,此消彼長,誰占優勢誰就是主宰者,這就好像人與人之間的正邪之分,各領風騷數百年。

    嗖!

    隨著玲瓏的一道意念,日月星輪回到了她的身體之中,地上的那些實力低微的修煉者,濯清漣沒有殺他們,因為他們的血脈之力太低,不要玷污了日月星輪。

    這些家伙,逍遙長生可不愿意便宜他們,走過去,一人踢了一腳,然后將他們身上的儲物袋搜刮了個干干凈凈。

    。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