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長生榜 > 第53章殺出天宮

第53章殺出天宮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叫聲只持續了一半,徐大長老便趕緊閉上了嘴巴,生怕再吸一口那個怪異的氣息,渾身上下,馬上凝聚出一個護體的能量罩,守護著自己的命脈。

    “陰煞之氣,小妖孽,想不到你真是一個邪魔外道,竟然偷學了如此歹毒的功法。”

    死死盯著逍遙長生的徐大長老,終于知道這個厲害的東西叫什么名字。

    在徐大長老的注視下,可以發現盤繞在逍遙長生身體周圍的那一縷縷灰蒙蒙的氣體,這些氣體看似淡薄,可是每一縷的威力都是讓人不寒而栗的厲害。

    如果仔細觀看,可以發現在逍遙長生的身后,那一座祭臺之上斑駁的古老痕跡因為吸收了那些陰煞之氣已經開始脫落,出現了里面煥然一新的白玉光芒。

    這樣一股力量所造成的詭異場景,讓徐大長老感覺到有些心跳加速,加上逍遙長生那釋放著血色光芒的眼瞳,沒有一個人不會認為逍遙長生真的成了邪魔。

    徐大長老的眼里,露出了一抹驚駭的神色,如果逍遙長生全力爆發陰煞之氣的話,就算他可以誅殺逍遙長生,自己也會受到致命的轟擊,為了一個天一宮的叛逆者拼命,不值得。

    這個時候,逍遙長生和徐大長老便發生了僵持對峙的一幕,趁著這個時候,逍遙長生開始了悄無聲息的恢復。

    “啊……”

    一聲慘叫,從九天睡神那邊傳來。

    坐在地上數螞蟻的老皇蟲,連頭也沒有抬一下,已經沉浸在一個人的快樂之中,根本就沒有把這些人的決戰放在心上。

    再看九天睡神那邊,那個撲向九天睡神的大長老,渾身上下被潑了一道烈焰一般,慘叫著逃離了九天睡神的面前。

    落到地上的那個大長老,瞪著狠狠得眼神望著九天睡神,他那垂下去的手臂之上,露出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道道鮮血,泉水一般汩汩流出來。

    九天睡神打了一個哈欠,冷冷的看了那個大長老一眼,然后搖搖晃晃的落到了地上,手支腦袋,似睡非睡的望著那個大長老。

    一個達到了四星練氣師的大長老,竟然輸在了一個瞌睡蟲的手上。

    一滴滴血液,從那個大長老的手臂之上滴落下來,聲音雖然不大,但是進入到每個人的耳朵里,都不亞于是一擊悶雷,震蕩著每個人的心魂,一道寒意從腳底竄上來,開始籠罩著每個人的心靈。

    到了這個份上,所有的天一宮弟子才知道為什么當初陸重天可以如此的縱容這些怪人了,他們這些家伙,每一個都有著怪異的手段,難怪可以如此毫不客氣的坐擁著中宮這樣的好地方。

    “瞌睡蟲,你都休息了,我這個大飯桶也應該歇歇了。”

    快活王子的那人畜無害的笑聲之下,一個大長老的身影,被快活王子推送了出去,好在快活王子宅心仁厚,只是讓那個大長老的雙手脫臼而已。

    落到地上的大長老,雙臂下垂,面上一片死灰,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下去,堂堂的天一宮大長老,竟然敗在了一個記名弟子的手下。

    “咯咯,我的這些花兒,也送給你吧。”

    散花天女玉掌揮動之間,一朵朵花兒一樣的印記,烙印在八個大長老的身上,隨后將那個大長老一巴掌拍飛。

    “哎,還是我沒用啊,看來酒喝多了傷身啦,這個酒葫蘆就送給你吧。”

    看著一個個大長老落到地上,糊涂閑人醉眼迷離的聲音帶著對自己的不滿,從酒葫蘆里射出一道酒箭,瞬間襲擊在那個大長老的臉上,大長老一聲慘叫,捂住臉落荒而逃。

    所有人的目光,心驚肉跳的望著這幾個瘋子,整個身體忍不住后退了半步,那個老皇蟲還沒有動手,僅僅是這個平日里看似瘋瘋癲癲、嘻嘻哈哈的記名弟子,就打敗了天一宮傳說般的強者,這樣的事情傳出去鬼都不會相信。

    蹲在地上的老皇蟲,還是沒有看這些人一眼,繼續看他的螞蟻搬家。

    幾個大長老營造出來的原氣風暴,將地面刮走了一層皮,卻沒有將老皇蟲面前的小螞蟻刮走,這讓身為天一宮代掌教的大長老來說,才知道這個老家伙有著多么恐怖的實力。

    這個老皇蟲,沒有動手,就可以將那些小螞蟻封鎖在一個固定的空間,這樣的手段絕對是奪天地之造化的實力,這看似小小的舉動開始讓大長老的心里產生悔意,終于明白了陸重天的苦心。

    “老皇蟲,你們贏了。”

    大長老望著老皇蟲發出了無力的聲音,他知道,再打下去的話,這些瘋子真的可以毀了天一宮。

    “不急,等你們殺了他們,我好去給他們準備棺材。”

    老皇蟲從地上捏起一只螞蟻,在手上把玩著,一副童心未泯的模樣。

    大長老面色一紅,慘然一笑道“老皇蟲,你應該知道掌教主去了哪里,只要他回來,我離開天一宮。”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死傷了無數的弟子,聰明反被聰明誤,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大長老也沒有臉面再留在天一宮里。

    “你不是要做天一宮的掌教主嗎?為什么要陸重天回來呢?既然你是代掌教,我看還是你自己去請掌教主回來吧。”

    老皇蟲斜眼看了大長老一眼,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

    “哎,自取其辱啊,自取其辱啊!”

    大長老滿面羞愧,身影一晃,飄然離開了天一宮,逼走了陸重天,卻讓自己變成了喪家犬,真是沒有吃到狐貍肉倒惹一身騷。

    “長老,請掌教主回來吧!”

    一個真傳弟子,朝著九大長老發出了發自內心的聲音。

    “長老,請掌教主回來吧!”

    這個真傳弟子的呼聲,像一根導火繩,引發了無數的天一宮弟子的呼喊,請求掌教主回來。

    九大長老面面相覷之下,同樣是一臉羞愧,偷雞不成蝕把米,他們在天一宮的威信,一落千丈,再也得不到昔日的輝煌地位。

    “小子們,既然沒有好戲看了,我們也該走了,玲瓏小姐,跟著我們走吧,出了天一宮,你回你的青蓮門,我們去我們的逍遙路。”

    老皇蟲站起身來,帶頭離開了祭臺。

    回過神來的玲瓏,過來一拉逍遙長生的衣袖,跟在老皇蟲的身后離開了天一宮。

    出了天一宮,穿出大荒山,來到岔路口,老皇蟲指著一個路口笑道“玲瓏小姐,走吧,從此以后,希望你們青蓮門再也不要和天一宮牽扯上一點兒關系,這個天一宮,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還有你們,愛去哪兒就去哪兒吧,緣來則聚,緣去則散。”

    “哈哈,我去的地方,自然是好睡覺的地方,老皇蟲,再見了。”

    九天睡神灑灑一笑,說走就走,轉眼之間就消失在了山口。

    “既然瞌睡蟲都走了,我去的地方,自然是有酒的地方了。”

    糊涂閑人邁開腳步,也不和老皇蟲告別,直接從他們的面前消失了身影。

    “好,有個性,不愧是我老皇蟲的傳人,我去也!”

    看見九天睡神和糊涂閑人爭先恐后的離開,老皇蟲樂得手舞足蹈,使出了蛤蟆跳一般的詭異身法,一眨眼就離開了大家的視野。

    在糊涂閑人之后,快活王子和散花天女也獨自離開,臨走之時,只有散花天女不忘在逍遙長生的懷里放了一個香包,然后哼著小曲兒優雅的離去。

    這個地方,就只剩下了逍遙長生和玲瓏。

    “逍遙郎  ,謝謝你,沒有你的話,我也許被天一宮的大長老們活劈了。”

    玲瓏望著逍遙長生,美眸里散發著感激的淚光。

    玲瓏的說法并不是聳人聽聞,那些大長老為了得到天一宮的日月星輪,一定會劈開玲瓏的胸腔,然后揪出原魂,找出日月星輪。

    日月星輪可是天一宮的至寶,如果不是逍遙長生的出頭,老皇蟲等人的相助,現在的玲瓏恐怕已經成為一具尸體了。

    “玲瓏,好了,沒事了,你該回家了。”

    逍遙長生摸了摸玲瓏的腦袋,玲瓏那楚楚可憐的模樣實在是讓人心疼。

    “不,你送我回家,不然的話,從今天起,我就跟著你了。”

    玲瓏眼波流轉,破涕為笑。

    “傻丫頭,跟著我有什么好,吃不飽穿不暖,孤家寡人一個,說不一定還會丟了性命。”

    逍遙長生委婉的拒絕,身邊帶著一個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大美人,無疑是帶著一顆定時,會給自己惹來很多麻煩。

    “放心,我知道保護自己的。”

    玲瓏咯咯一笑,變魔術一般從儲物袋里拿出一些東西來,轉眼之間,就變成了一個麻臉的丑八怪。

    “這還差不多,走吧。”

    逍遙長生召喚出原始獸,兩個人駕馭著原始獸離開了大荒山。

    走出了大荒山,坐在原始獸背上,逍遙長生和玲瓏隨意的交談著,說的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目的是為了打發時間而已。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秘密,所以許多事情逍遙長生也不會問,就像他自己一樣,被人問到那些自己守口如瓶的秘密,他也是不會說的,與其那樣,還不如大家和和氣氣說說笑氛融洽。

    。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