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天行素錦 > 第二百三十六章 蕭眭異樣

第二百三十六章 蕭眭異樣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蕭素是不是物件,本王可比你清楚多了。畢竟她的滋味,本王還是嘗過的,西詔王羨慕嗎?”

    南宮誠吊兒郎當的樣子還是激怒了傅嘯,“你嘴巴給我放尊重點,我如今還肯對你說這些,是因為孤還念著以前的情分,你別太作了,作到最后,孤寡無依!”

    南宮誠拍開傅嘯擋在他面前的手,冷冷一笑,“詛咒本王孤寡無依?無所謂啊,那就讓蕭素一起陪著本王孤寡無依吧。本王死,也要拉著一個墊背的。本王看蕭素就挺好,又香又軟!”

    “哈哈哈!”

    南宮誠的笑聲在傅嘯耳邊回蕩,剛剛傅嘯沒有打在南宮誠臉上的那一拳打在了剛剛南宮誠用過的酒桌上,一下子酒桌四裂開來。

    等傅嘯走出大殿的時候,卻發現一個人一直等在門口。

    “慕流風?你在等孤?”

    慕流風陰沉的臉看著傅嘯,“我們能談談無憂的事情嗎?”

    傅嘯看著慕流風,笑了一聲,“抱歉,孤剛剛說錯了,有間流風?孤可不覺得孤的未過門的新娘和你一個便宜哥哥有什么好談的。孤還有事情。”

    慕流風看著傅嘯遠去的背影,卻沒有半分留住傅嘯的理由,他攥緊了拳頭,咬緊牙關,似乎是在克服什么難關一般。血液從牙齒縫隙中流到了外面,一滴一滴地滴在地上,暈開一朵又一朵紅色的小花。

    而這些小花在慕流風的眼里似是個笑話一般,他的血都在嘲諷自己的懦弱無力。

    他不想要再當別人的矛和盾,他要成為自己的天地,成為自己的寶劍。

    蕭素還不知道自己的婚事已經在某個人的布局下定了下來,等有間霖受到消息的時候,有間也的話已經放出去了,什么都已經晚了。

    不過蕭素聽到這個消息并不吃驚,有間霖有些擔憂,就將撒須跟他說過的話跟蕭素說了一遍。

    “其實也不用為我太擔心,他會這樣做,說明他只是想要單純的報復我,如果只是這樣的話,日子應該不會很難熬。”

    有間霖卻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點了點蕭素腦門,“什么叫做如果只是報復的話,日子不會太難熬。南宮誠這個人現在邪性的很,你現在送過去就是羊入虎口,你這半條小命說不定都要搭進去的,你還笑!”

    蕭素都快要笑出了眼淚,“七哥,你真是完全暴露,你想想咱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裝神秘,裝深沉,裝厲害,現在看看你,什么神秘都沒有了,就連你那嘴角標志的笑也沒有了,你說你,現在就像是個操心的嬤嬤。”

    “好啊,我關心,你倒是會擠兌我,我這樣子都是為了誰?你倒好還不領情,到笑話起我了。”

    打鬧一番之后,有間霖還是那一副擔憂的表情,“哎,你說你可怎么辦?”

    “放心吧,我這不還是有你呢?你不是會算計嗎?南宮誠會算計,你也會,不如你兩先聯合一下,也幫我的婚事往后面拖一拖。”蕭素沖著有間霖笑嘻嘻地說道。

    有間霖瞥了她一眼,“我還以為你很想嫁過去呢。”

    “哪有啊,人家都是講究長相廝守,我啊,只求余生安穩。”

    蕭素都已經說道這個份上,有間霖那好能勸她啊。他的小九還是跟以前一樣倔強呢。認定的事情,九頭馬都拉不回來,也不知道這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不過蕭素的確有一句話說的很對,他的確打算跟南宮誠合作,雖說南宮誠現在很欠揍,但是不否認的是,南宮誠對有間也的態度,他很欣賞。

    “那我真和南宮誠合作了,你不會怪我吧。”

    蕭素不屑地切了一聲,“我是那種小氣的人嗎?再說了,你合作于我來說,有利無害。我已經閑置太久了,想要活動活動筋骨。我怕那群人把我忘記了,那我多得不償失?”

    “你這脾氣還是跟小時候一樣,罷了,我又不能說些什么。不過你回去之前,先去見一見你二哥吧,他狀態不太好。”

    蕭素眼睛一亮,“你說什么?我二哥已經到中殿了嗎?”

    有間霖點了點頭,“嗯,蕭眭是帶著紅衣一起來的。”

    蕭素突然想起了紅衣身上的毒,按理來說,蕭眭那么寶貝紅衣,應該不會讓她長途跋涉的,難不成真的發生了什么事情?

    想到這里,蕭素對有間霖說道,“撒須是不是也知道我二哥在哪兒?”

    “嗯,我正打算叫他帶你過去。”

    “那好,我過去之后就不回來這里的,你告訴一聲舅舅,說我下一次再來看他。”

    “去吧。”

    有間霖看著蕭素離去的背影,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現在讓她見蕭眭是好還是壞。畢竟紅衣會中毒的事情其實跟他也脫不了關系。

    雖說毒不是他給的,藥不是他下的,但是拉攏蕭眭,必要時可以采取特殊手段的命令卻是他下的。

    哎,真是壞事一樁接著一樁,好事卻是遙遙無期啊。

    撒須策馬帶著蕭素來到了蕭眭和紅衣落腳的地方,蕭素在門口躊躇了半天,最后還是鼓起勇氣踏了進去。

    她看到的是狼狽的蕭眭和睡著的紅衣互相依偎著,她掃過紅衣的肚子,那里已經攏起,想必是孩子還是健康的。

    蕭素走上前,輕聲叫了一句,“二哥。”

    蕭眭似是聽到動靜這才抬起頭,看著健康的蕭素,心情恍惚地點了點頭,“你平安就好,平安就好。”

    隨即蕭眭將紅衣輕輕放下,蓋好了被子,這才示意蕭素出去聊。

    蕭素點了點頭,隨即跟在蕭眭后面走了出來。撒須早就帶著馬躲到了一旁的樹林里,他估計著蕭眭可能沒那么想要見到他。

    蕭眭的沉默叫蕭素心中的愧疚更甚,她開口問道,“二哥,怎么來了這里?還帶著紅衣?”

    “蕭素,是不是我不來,你都不會告訴我們,你在中域?甚至認了有間霖當哥哥?”

    蕭素搖著頭,“不是的,二哥我不是有意瞞著你們的,只是當時情況很復雜,我不知道該怎么和你說。”

    “那你身上的毒解了嗎?”蕭眭直接切入正題地問道。

    “解了。”蕭素不敢告訴蕭眭實話,蕭眭和傅嘯不一樣,傅嘯會替她保守秘密,那是作為朋友的情誼。

    而蕭眭不一樣,蕭眭是蕭素的哥哥,是什么都會從自己妹妹的利益上為第一的,他是一定會告訴南宮誠真相的,他不會管有間霖的大業和有間九以前的委屈,因為他在意的是蕭素,從來不是有間九。

    。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