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五零俏花媳 > 第414章 一言難盡

第414章 一言難盡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夠了,夠了!已成定局,你現在就別念叨我了,耳朵要起繭子了。”何紅軍小手指掏掏自己的耳朵求饒道。

    “你快氣死我了。”林希言黑著臉看著他道,其實他心里明白即便何紅軍想留在一線,身體條件也不允許,但他就是生氣。

    “別氣,別氣,咱倆重新奪回屬于咱們的陣地。”何紅軍雙手下壓,安撫他道,“以后讓他們都聽咱的。”

    “現在說這個還早。”林希言聞言微微搖頭道,“咱們來的時間太短,底兒還沒摸清呢?”看著他又問道,“就我所知機場都是解放時接收過來的。”

    “對!這里也不例外,咱們可真的是一窮二白,啥都沒有。而且人家上面有人,總局的一把手和二把手跟他曾經一起共事過。”何紅軍看著他食指指著上面道。

    “你不會是因為看不慣他才處處針對的吧!”林希言微微瞇起眼睛看著他說道。

    “我要說不是,你肯定不相信。”何紅軍小聲地說道,“多少有那么點兒,畢竟那邊過來的,這心中始終有疙瘩。”一臉正色地說道,“我們要建立一個全新的人民的機場,那必須要保證人是站在人民一邊兒的。”

    “他們回來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嘛!這說明他們的立場已經發生變化了。你應該知道黨的政策,人家又沒有做錯事情,你這么帶著偏見可不對。”林希言看著他嚴肅地說道,“上面的政策是團結、改造,團結是第一位的。”

    “我知道,可你也得讓我適應吧!跟老蔣打了那么多年,一時間讓我跟他共事,我可沒那么快轉不過彎兒來。”何紅軍臉色為難地看著他道。

    “這是上面的政策,聽黨的話,跟黨走,你有意見。”林希言挑眉看著他說道。

    “你這家伙。”何紅軍輕嘆一聲看著他說道。

    “喂!我跟他們的家庭成分一樣的,你怎么對我這般信任啊!”林希言眸光輕閃好整以暇地看著他說道。

    “你跟他們哪能一樣呢?”何紅軍立馬說道,“你又沒參加過,而且咱倆共事過,你什么樣的人我會不知道。”

    “他們既然過來了,人品上還是信得過的。不然放著國外優渥的生活,干嘛來吃苦受罪的,就希望我們的國家繁榮富強。”林希言看著他認真地說道,“那實在不行,你給我找一些歷史背景不那么復雜的人來嘛!”

    “你這是抬杠啊!咱們不是缺人嗎?”何紅軍一臉嫌棄地說道,“我是真的不愿意和他們共事,這尿不到一個壺里。”

    林希言聞言好笑地搖搖頭道,“有本事就行了,再說了他們一直守著這個機場,又完完整整的交給咱們,不能咱們來了,就把人家趕走了。這過河拆橋的事情能干嘛?會被人家戳脊梁骨的。”

    何紅軍聞言似笑非笑地看著他道,“話別說的太早,等你深入實際的調查后就會發現,現實是很殘酷地!”

    林希言微微瞇起眼睛看著他道,“你這話里有話啊!說說看怎么回事?”

    “別我如果告訴你,你該說我帶著有色眼睛看人了,你自己親身體會好了。”何紅軍看著嚴肅地說道,“和咱們自己人比起來,他們……”微微搖頭道,“一言難盡啊!他們是真不行,當時就不該全盤接收,我們要建立一個人民的全新的機場,那必須要換血,必須要動刀子。”

    “你這不太現實,你這大換血,機場就趴下了。”林希言聞言慎重地搖搖頭道。

    “我還就不信了,死了姓張的屠夫,你林希言天天吃帶毛的豬肉了。”何紅軍卷了卷袖子說道。

    “這屠夫誰都能當,這開飛機可不是人人都開得了的。”林希言實話實說道。

    “咱可以從兄弟單位調嗎?”何紅軍呼哧帶喘地說道,“我就不相信調不過人來,那么多人打破腦袋都想來這兒呢!”

    “天真!上哪兒調去?看看咱們這兒,你以為其他機場都是自己人,那個不是從人家手里接收過來的。情況和咱們這里差不多。”林希言一語中的地點醒他這個事實,“這飛行員是那么好培養的,咱們的飛行學院也是去年才成立的,至于服役的,一線還缺的,怎么可能來這兒呢!”

    何紅軍看著他鄭重地說道,“所以你這個教官的擔子很重啊!得培養咱們自己人。我告訴你,不出兩年,我要在一個全新的基礎上,建立一個全新的機場。”

    “你想干什么?時機成熟了全把人給砍了。”林希言目光直視著他說道,“你這么做,上邊能同意。機場保持平穩必須依靠他們。他們是專家,是內行。”

    何紅軍咕噥了下嘴,到嘴的話又咽了回去。

    “你想說什么?”林希言看著他問道。

    “沒什么?”何紅軍微微搖頭道。

    “明明嘴動了,還說沒什么?”林希言直接問道。

    “說了會讓你生氣的話,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何紅軍眼神游移地說道,不太敢與他對視。

    林希言聞言仔細琢磨了一下,用腳趾頭猜想,估計要不是因為他們是專家,是內行,早就不能待在這里了。

    林希言瞳孔微縮,看著他忽然問道,“他們有搞過破壞,還是不配合。”

    “那倒沒有!他們也不敢!”何紅軍看著他沉吟了一下道,“相反這兩年他們積極的恢復機場的正常運作。”

    “那你還擔心什么?”林希言看著他嚴肅地說道,“咱們培養出來的人才,都給了國家了。機場運行不是嘴上說說,他們有經驗豐富的飛行員與管理者,這對咱們來說是多么的重要。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就我們倆這飛機也上不了天,你呀心胸開闊點兒。”頓了一下又勸慰道,“你呀!你得轉換一下思想,得把他們當做自己人,不能當階級敵人。”

    “我可不是小肚雞腸之人,只是這根弦兒得繃緊了,但是在政治方針性提高警惕準沒錯。”何紅軍嚴肅地說道。

    “說到底還是缺人啊!”林希言重重地嘆口氣道。

    。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