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五門江湖 > 第三百零七章魔宗易主

第三百零七章魔宗易主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劍光閃耀,拳勁強烈。兩人都用盡了全力,卻還是沒有能傷到對方分毫。莫俊感覺自己胸口有些異樣,他知道自己已經不可能繼續打下去,只是這戰局已經這樣,自己不可能說現在退出,也就只能繼續出招。好在霍曉濬似乎也沒有多少力氣,自然也不可能發現自己的衰弱。兩人這才發現雙雙方打斗這么久其實是在相互耗損對方的功力。可惜的是兩人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想要停手卻根本就停不下來。等兩人停下來時,霍曉濬得獎劍已經插入了莫俊的心臟,同時莫俊一掌拍在霍曉濬胸口。疼痛感瞬間傳遍了霍曉濬全身,他仿佛看見了很久沒有見到的人。

    霍曉濬看著遠處的莫俊,嘴角的鮮血慢慢淌著。他終究還是害怕了,這種害怕是以前從來沒有的。他不想躺在這里,可是卻發現自己根本就不能動。他想要爬起來,去追趕那個隔著月亮的女子。霍曉濬突然覺著這月亮上的美人就是紫桑,紫桑就該去這美麗的地方,沒有誰比她有資格待在月亮上。霍曉濬突然笑了起來,他知道自己就快去月亮上了。他瘋狂的用手拍打著沙地,也聽見了由遠而近的馬蹄聲。他抬頭看向馬蹄聲方向,仿佛有千軍萬馬飛奔過來。

    紫桑慢慢走過來,霍曉濬不停的喊著紫桑的名字,他終于看見她了,好久沒有看見這人。老天終究是待他不薄,在這里還能看見紫桑,霍曉濬很想站起來,很想把這人抱在懷里不再讓她離開。可惜的是霍曉濬動不了,只能流著眼淚躺在地上。他能感覺到從他后背傳來的那種陰冷的氣息,同時也覺著自己胸口快要裂開。紫桑背對著月亮站著,臉上帶著微笑,卻不肯靠近霍曉濬。霍曉濬也看見了躺在遠處的莫俊,這和尚已經一動不動,霍曉濬知道她已經離開了這世界,去了另外一個地方。或許自己也會跟著她走,這樣自己就可以不再管著江湖。

    莫俊慢慢側過臉去看著遠方,他感覺自己胸口堵得慌,想說話卻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看著遠處躺著一動不動的霍曉濬,莫俊知道知己已經很值得了。畢竟為弟弟除掉了最大的對手,以后要入主中原就容易了很多。莫明聽見了遠處的廝殺聲,他知道弟弟已經動手了,他相信弟弟比自己做得好,不然自己也不可能會去學了這魔功。莫明想到這些笑了,他再一次看向霍曉濬的時候,卻發現這人竟然爬了起來,一步步的朝著月亮的方向走去。莫明很想起來追上去,卻發現自己根本動彈不了。兩人都受了傷,莫明卻必須死在這里,只有他離開這里,所有人才會放心。

    莫明最終還是敗了。他知道霍曉濬還活著卻也無能為力,只能看著這人遠遠的走去,知道聽見了普通一聲,他才欣慰的閉上了眼睛。大漠的風終于靜了,以后這里肯定會一如既往的安靜。沒有人會注意這里曾經發生過的事情,其實什么都沒有發生,也就是兩個不知名的人在這里經過,至于發生了什么大概沒有人會記得。黃沙永遠都只能是掩蓋一些東西,不可能會記住什么事情。遠處的哀嚎,總讓人想起了一些不該想起的事情。不過有些人的記憶就只能停留在這里了,兩個魔宗的人跑了過來想要阻止霍曉濬離開,卻不曾想霍曉濬身邊還有一個女子。女子見了這兩人,直接拔劍沖了過去,女子劍法極快,這兩個魔宗的人只覺眼前寒光一閃,自己就已經看見同伴倒在地上了。

    紫衣女子扶著霍曉濬一步步走著,遠處已經有人追了過來,他必須帶著這人離開。霍曉濬一直在呼喚著幾個字,紫衣女子也不聽,只是把霍曉濬扶上了馬車,趕著馬車朝著東邊去了。霍曉濬躺在車廂里,仿佛聽見了有人在哭泣,他想起來看看究竟是誰在哭泣,卻發現自己被什么東西壓著,根本無法動彈。霍曉濬感覺自己有些累了,卻又不甘心這么躺著,他不停的呼喊,卻發現自己根本聽不見任何聲音。只感覺自己想要起來,卻一點用都沒有。至于這哭泣聲,一直就在耳邊響起,他很想抓住這人,他想問一問為什么要哭泣。

    李玉強跪在大殿里,大殿的盡頭是一個穿著絳色衣服,手里拿著一根權杖的人。李玉強心里想笑,他已經知道莫俊死去的消息,現在坐在哪里的人是莫明,就這人根本就不是自己對手。莫明也看著眼前跪著的一排人,也明白這些人的想法。莫明沒有說話,他在等著這些人開口。李玉強慢慢起身,一步步走向莫明。“李護法你想要干嘛”莫明身旁的一年輕人站出來制止李玉強的行為。李玉強看著這人,一招手,隨即出來兩人控制住著年輕人。莫明臉上的笑意漸漸消失,他知道李玉強最終是要動手了。“李玉強,你要造反”莫明拔出了自己腰間的軟劍。李玉強從沒有見過這人用兵器,都差點忘記了這人真正厲害的是劍法。

    “你竊取宗主之位,萬死”李玉強慢慢后退,他這才發現支持自己的人都已經被控制住。莫俊看著大家只說了一句話:“殺”。對于背叛者莫明肯定不能放過,這些人今天不處理掉,以后都是問題。“你不是莫明,你是莫俊,哈哈哈,你們兄弟玩得好啊”李玉強這時候才發現了問題。莫俊看著他,什么話都沒說,只是在哪里站著,這時候自然沒有人會相信李玉強說的話。當然就算有人信也沒有用,信的人也不能活著走出這大殿。“宗主,霍曉濬被人帶走了”莫俊緩緩回頭看著給自己帶來消息的人。他本來是要抓住霍曉濬的,卻沒有想到自己的哥哥竟然跟著霍曉濬跑了出去。“跑了,啊跑了。”莫俊有些失落,他本想靠霍曉濬救自己的哥哥。他明白哥哥的意思,他這是要為自己清楚掉最大的威脅。可惜的是,這威脅在莫俊這里根本算不上什么,畢竟自己根本不想稱霸江湖。對中原有野心的人一直都是自己的哥哥,自己只是不想哥哥受到傷害,才答應了他的要求。

    李玉強見了莫俊的樣子朝著大殿門口跑去,他知道這是自己唯一的機會,只有跑出大殿,自己才可能召集更多人手跟莫俊作對。李玉強帶著幾個隨從,朝著門口沖去,莫俊看著李玉強要逃走,急忙讓人堵住他們的去路,這些人只能死在這里,不能讓他們走出大殿一步。莫俊握著利劍,追了上去,就在莫俊的劍刺向李玉強的時候,突然一人出來擋住了自己的去路。莫俊定睛一看,這人竟然是前幾天跪在外面沙地上的人。莫俊果斷出手,李顧沒有幾招就被逼的急忙后退,當然這樣一來,李玉強就逃出了大殿。李顧見父親已經套逃了出去,虛晃了一招,也想離開,卻不曾想莫俊早就看穿了他的意圖,不僅沒有撤劍,反而是直接迎了上去,李顧想要回手防衛,已經來不及,被莫俊一掌擊中,倒在地上。

    “看來你的父親對你不怎么樣”莫俊看著躺在地上的李顧笑著說了這么一句。李顧臉色有些難看,他本以為父親怎么都不可能就這么拋下自己的。不過李顧很快就明白了,父親一直就是這樣的人,只不過是自己還抱有幻想而已。“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李顧知道自己說什么都沒有意義,自然只能接受現在這結果。莫俊自然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因此讓手下的人追殺李玉強。李顧活著沒事,他沒有那么多心思,甚至可以收為己用。

    李顧靠在墻壁上等著最后的結果,他知道只要沒有抓住自己的父親,自己就還能活著。李顧這時候覺著自己應該要感謝父親,畢竟他的逃跑讓自己有了活下去的機會。只不過看這情形,自己能活多久就是一個未知數了。一天還是半天,就看父親的本事了。莫俊不停的在大殿里走動著,他根本就沒有管這些躺在地上的教眾。魔宗的人已經在開始清洗大殿,莫俊看著空蕩蕩的大殿顯得有些著急。莫俊派出去尋找哥哥的人還沒有回來,這些人只是看見霍曉濬離開,并沒有發現自己的哥哥。李顧看著莫俊的樣子大笑起來,他其實已經知道莫俊兄弟兩的事情,現在這結果很好,起碼是除掉了一個魔頭。莫俊看著這人,慢慢轉身,眼睛里透漏出了濃濃的殺意。李顧倒是希望這人殺了自己,魔宗的人折磨人的手段他是見過的,因此能直接死了更好。

    “知道你想干嘛,殺了你么,來人,給他身上割幾刀撒上鹽,掉在門外”莫俊徹底被這人激怒,他已情緒已經有些失控。他本不想折磨這人,起碼這不是他本心,可是現在哥哥出事情了,這人竟然還在這里笑,他不能原諒這人的笑聲。莫俊發現自己裝了這么久的哥哥,已經快變得跟哥哥一樣,他冷靜下來后想要制止手下人的行為,卻發現李顧已經被吊了起來。莫俊不敢再看一眼這個血淋淋的人,他慢慢走向大殿深處,直到自己爬上了那張椅子。莫俊感覺自己的血在慢慢變冷,甚至感覺自己快要凝固在椅子上。大殿里的血腥味越來越淡,莫俊看著那些忙碌的人,他只是看著,好像是看著自己的寵物一樣的看著。他知道自己以后就是這里的主人了,從今而后,不會再有人來這里跟自己說什么不行,什么不應該做。只是這種感覺他不喜歡,只是自己坐在這里,就不再有自己喜歡的事情。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