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455章 人心不足(1)

第1455章 人心不足(1)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大早安安就覺得心神不寧,總覺得有什么不好的事發生。在芭蕉過府請她時候,她想也沒想就過來了。

    見到清舒,她就急急地問道:“姐,是不是爹出事了?”

    看著她慌亂的樣子,清舒嗯了一聲說道:“爹已經被廣西按察使受監關押了,罪名是強搶民女、盤剝百姓、草菅人命。”

    安安眼皮一翻,暈了過去。

    紅姑見了趕緊給她掐了仁中,很快就醒了過來。

    安安拉著清舒的手說道:“姐,這一定是栽贓陷害。崔氏將爹吃得死死的,他怎么可能強搶民女。還有他那么膽小,怎么可能會草菅人命。”

    說他貪污受賄安安相信,但弄出人命這種事他爹沒那個膽子。

    清舒嗯了一聲說道:“你姐夫已經求了皇上派遣欽差徹查此事,是否有罪欽差會查清楚的。”

    安安忙問道:“姐,姐夫提議誰任這個欽差?”

    聽到王子崧,安安臉色一白:“怎么會是他?”

    “王大人剛正不阿,他是最合適的人選。不然的話,若是爹到時候無罪釋放就會有御史彈劾你姐夫徇私枉法包庇爹了。”

    安安不敢再說話了。

    清舒說道:“你也不用擔心,若只是貪污受賄最多就是被奪了功名不會有性命危險。有什么事我會派人告訴你的,你今日還有課我就不留你了。”

    安安猶豫了下說道:“姐,爹是不是對你做了特別過分的事?”

    清舒沒有否認,說道:“都過去的事不必再提。好了你快些回去吧,遲到就不好了。”

    安安帶著滿腹的心思走了。

    吃過早飯,清舒開始看鋪子上來的賬冊。在幾個鋪子除了逢年過節其他月份每個月的盈利差不多,所以看這些賬本并不需要費什么功夫。

    正看著鋪子,紅姑在外說道:“太太,三老太爺求見。”

    林承志不放心文哥兒所以就留在京城,他原本還想將張巧巧也接了來。可樂瑋的兒子離不得她,張巧巧自己也舍不得大孫子,所以這事就耽擱下來了。

    清舒看到他時就知道有事了,因為林承志的臉色非常的難看:“三叔,怎么了?”

    林承志說道:“清舒,老族長與幾個族老挪用了女學的錢辦了族學。”

    清舒眉頭都沒蹙了一下,只是淡淡地問道:“錢不是交給樂瑋管著嗎?他們怎么挪用的錢。”

    在林承志說要在京長住,她就預測到林氏族人會對女學動歪腦筋,果不其然。

    “樂瑋到底年輕,你祖父與老族長他們仗著長輩的身份逼迫他,他也只能將手里的錢都交到族里來了。”

    他來京的時候千交代萬叮囑這些錢必須用在林氏女學上,卻沒想到他才離開一年就出了紕漏。這也就算了,竟敢不寫信告知自己。

    清舒抬頭看了一眼林承志,問道:“錢都拿走了那女學呢?女學沒辦了。”

    林承志看著神色平靜的清舒心里越發沒底,說話的聲音都不由小了:“女學還辦著呢,只是他們將我請的五位先生都辭了,然后又另外請過了一位先生。對了,女學也不再免費提供的午飯了,得學生自己解決。”

    他請的那五位先生其中蘇先生學問好,而且品性端正對學生很盡職,另外那四位技能都很好。可他爹跟老族長請的那個人每個月只二兩銀子,比蘇先生便宜了一大半。

    一分錢一分貨,想也知道此人肯定不如蘇先生了。

    “這事三叔你覺得該怎么辦?”

    林承志說道:“清舒,我將家里的事安排好就回去。”

    “三叔,你之前不是說要留在京城照顧文哥兒嗎?你若不能一直留在太豐縣管這件事,這次回去也是治標不治本。”

    林承志是不可能丟下文哥兒不管的,特別是現在他到了重要的階段:“清舒,那你可有什么好主意?”

    沉默了下,清舒說道:“我以后不會再送錢回去了,女學辦不辦由老族長跟族長他們決定吧!”

    若是沒有一個足夠威望的人鉗制住那些族人,她送回去的那些錢最終也是進了某些人的口袋。她辛辛苦苦賺的那些錢,可不是便宜那些人。

    林承志心頭一顫,他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不過他還是想為族中的姑娘爭取一把:“清舒,我這次回去定找一個穩妥靠得住的人來管理女學。”

    “你有可靠的人選?”

    林承志說道:“我們可以將女學托付給蘇先生管。林氏女學從創辦開始到現在都是蘇先生在管,她對女學很有感情。這次女學的變故也是她寫信告訴我的。”

    清舒呵了一聲說道:“這么說林家沒一個人告訴你這件事?”

    林承志面露羞愧之色。他爹跟族長等人瞞著也就算了,可連樂瑋與樂書都不寫信告訴他這問題就大了。

    清舒說道:“三叔,你先回去吧!這事我還得考慮下。”

    林承志還想再爭取一下:“清舒,這幾年因為那些孩子到了女學念書學技能的緣故,我們林家的姑娘門檻都踏破了。”

    要是女學沒有了,那林家的姑娘也沒有讀書識字學習技能了機會了。

    “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林家的姑娘再出息也是為別人做嫁衣。所以,他們才會想方設法截了女學的錢辦族學。”

    清舒露出嘲諷的笑意,說道:“族學?我爹倒是出息了,可也沒見他為族中做過什么事啊?他們怎么就那般篤定,林家的子嗣出息了就一定能回報家族呢?”

    林承志說道:“族中供養出來的,為名聲著想他們也得回報家族。而且你爹也不是不想回報家族,只是家里有胭脂虎,他做不得主。”

    “沒想到三叔竟還會為他說好話?”

    林承志說道:“我只是實話實說。你爹是有太多的不對,但他小時候對你還是很疼愛的。”

    “他要真疼愛我,就不會娶了崔氏以后將我跟安安丟到九霄云外去了。他那時所得的疼愛不過是做給我外婆看的。”

    林承志嘆了一口氣。景烯這般出息可他大哥卻得不到一點助力,想必他大哥早就將腸子悔青了。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